當特輯最後一幕,亞諾說…沒有秘密了,我們之間再也沒有秘密了。

我很想大叫,誰說沒有秘密了,亞諾找翰昇單挑這個,怎麼能不讓子楓知道咧!

而且我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非要腦補一下才行…現在我還在re劇中情節,看哪裡還有秘密可以寫,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一段,謝謝各位…

 

############################

 

趁著假日,子楓帶著亞諾來到翰昇的拳擊場,平日他們要打理樂園的事不能跑,只能趁假日到這裡看一下。

將厚重大門拉開,亞諾環視四周,「感覺好乾淨,沒什麼灰塵。」

雖然自從翰昇入獄之後,這裡就沒有人來了,但這裡環境卻依然保持整潔,似乎一陣子就會有人來打掃似的。

「應該是豪叔找人來整理的吧!」子楓手搭著亞諾的肩,帶著她在這裡走一圈,

當初規劃這個地方,子楓和青陽也有幫忙出主意,整個拳擊場除了中央的格鬥擂台,

一旁還有設置不同大小形狀的打擊用沙包,從一些小細節看的出來,翰昇對這裡的用心。

環視了一下四周,擂台另一個角落有個用黑布蓋著的東西,亞諾好奇的朝那個角落走去,

只見子楓嘴角帶著笑意著在亞諾身後。

「這是什麼呀?」這個拳擊場亞諾來過幾次,之前是沒特別注意這裡擺放了什麼,但這個看的出來是新設置的。

子楓沒說話,只是伸手抓了黑布的一角,用力一掀…

「木人樁…」看著眼前再熟悉不過的木人樁,亞諾不可置信的看向丈夫,「這是你弄的?」

輕點了下頭,子楓手搭在亞諾肩上,「妳上回不是才說過,好久沒去道場打木人樁,很懷念?」

讓已成為他妻子的亞諾去道館跟其他男生練拳,這他可不同意,就算是練拳,也要在他身邊才行。

「可是…就只為了我設置木人樁,不太好吧!」記得子楓身邊的人好像沒人練詠春,總覺得這樣有點浪費。

「哪有什麼不好的,為了妳,我連煙火都大手筆的放了,木人樁不算什麼的。」

子楓一臉寵妻子是天經地義的表情,逗笑了亞諾。

「謝謝你這麼疼我。」子楓的用心讓亞諾笑的一臉甜蜜,忍不住就在他臉上印下一個吻。

子楓摟著小妻子的腰,「我會疼妳一輩子的…」正低下頭時…

「被抓到了,總經理和亞諾公然放閃。」拳擊場門口傳來娜娜的聲音。

亞諾頓時害羞的想離開子楓的懷抱,但環住她的腰的手卻不肯放開。

倒是站在娜娜身後的青陽,當他看著這裡的表情似乎有些複雜,還輕嘆了口氣。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知道青陽的個性,子楓沒對他多說什麼,只是相信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牽著娜娜的手走進拳擊場,「娜娜說想出來走走,剛才去你家,鳳姐告訴我們的。」

只見娜娜一臉好奇的看著四周,興奮的神情完全藏不住,「哇…拳擊場耶!我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抬起頭,看著身邊的人,「青陽,你陪我到處看看好嗎?」

微笑點了點頭,青陽給了子楓一個"別擔心,我沒事"的表情,就帶著娜娜到處看。

「還好青陽的邊有個這麼開朗的娜娜,隨時隨地溫暖他的心。」手挽著子楓的手,亞諾看他們兩人的身影。

「是呀!」看見青陽的態度,子楓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要試試木人樁嗎?」

不同於在樂園,今天他們夫妻倆穿的超休閒,剛好可以動一動,活動活動筋骨。

「好呀!」聽見子楓的提議,亞諾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想想她真的好久沒打拳了呢!

在一旁做好暖身,亞諾站在木人樁前,閉眼,調整好呼吸頻率,她臉上的表情和眼神馬上變的不同。

睜開眼,俐落的拳法打在木人樁上,引來站在擂台上青陽和娜娜的目光。

「亞諾在打的是什麼?」對於舞台表演她是在很行,但眼前這些東西就跟她楊娜娜完全不熟。

「那是木人樁,詠春拳的一種。」手環在胸前,青陽也是第一次看到木人樁,而看女生打拳…真的是很稀奇。

望向站在一旁全神專注看著妻子打拳的子楓,青陽笑著搖頭,沒想到他這兄弟疼起老婆來還真是沒極限。

瞄了一眼青陽,「喂…青陽,」娜娜推了他一下,「我沒看過人家比武耶!」

現在有三個高手在現場,說什麼她也不能放過這個難能可貴的好機會。

明白娜娜的暗示,青陽眉頭一挑,看向木人樁前的那對,「子楓…」

青陽這麼一喊,亞諾停下打木人樁的動作,和子楓同時往站在擂台上的青陽方向看去。

只見他手撐在邊繩上,「你們夫妻倆過招,誰佔上風?」淡淡的丟出這個問題。

這種事他絕不可能親自上場,而且,他也很想看看子楓和亞諾對決的樣子。

當八極子楓遇上詠春亞諾,這有意思…

一聽見青陽發問,娜娜也好奇的向前,「對呀!聽我爸說,亞諾的功夫了得,你們對打過嗎?」

兩人有默契的搖頭,然後對看了一眼,從他們相識到結婚以來,好像還不曾過過招…

子楓笑著向亞諾挑了下眉,「怎樣…敢跟我打嗎?」小妻子的實力他見識過,但沒體驗過。

還給丈夫一個得意的笑容,「有什麼不敢的?」別的她不敢說,但說起武術,她可是沒在怕的。

脫下休閒外套,子楓在擂台邊暖身,擂台上亞諾已經做好準備,

看著這個第二次站上的擂台,亞諾想到上回站在這裡,是為了替哲瑞討回公道,獨自來這裡找翰昇。

再次站上這裡,不只出發點不同,就連過招的人都成了自家老公。

然而已經站在擂台邊等著看好戲的娜娜難掩興奮,她站在青陽身邊,目光緊盯擂台上那即將上場的世紀對決。

站在擂台上面對面,互相問禮,起手式一起,兩人首度過招,就這麼開始。

兩人一來一往,你攻我守,兩人過招不相上下,青陽看著子楓和亞諾,讚許的點了點頭。

這夫妻倆一剛一柔,一致對外時互補對方的空隙,就像那時家族聚會,他們和翰昇及他兄弟切磋武技時那樣。

但對打時,兩人實力相當,雖然亞諾的力量不及子楓,但她懂的借力使力,而且觀察入微。

轉頭看著專注於擂台上的娜娜,青陽輕輕一笑,手搭在她肩上,往自己靠近。

擋下一拳,亞諾後退了一步,子楓的拳法很紮實。這不是她第一次對上八極,但這麼強勁的對手,子楓是第一個。

沉穩應對著子楓的拳法,想起上回和翰昇的對決,能想像當他們兩人對打時,翰昇的急躁,絕對贏不了子楓。

閃過側踢,他第一次對上詠春,本以為女孩子的力道會比不上男人,但他的小女人卻是與眾不同,

本來想小讓亞諾一下,但子楓卻發現,他的小妻子根本不需要。

一個正拳揮向他的小妻子,俐落的閃過子楓的拳側身轉到他身後,眼明腳快的子楓一抬腿,正好勾到亞諾的右腳。

「哇…」一個重心不穩,亞諾往後倒,

立即拉住她的腳,往自己身上一靠,卻形成瞹昧的姿勢。

「你們這是在過招還是在談戀愛呀?」娜娜看了臉都要紅了,雖然他們已經是夫妻了,

但有時他們到咖啡廳來聚會,那甜蜜的模樣簡直就像熱戀中的男女朋友,讓娜娜羨慕的很。

結束這場比式,四人坐在擂台邊,喝著運動飲料…

「亞諾,妳的功夫底子這麼好,會不會有人常找妳單挑呀?」娜娜忍不住好奇,問了就坐在她身旁的亞諾。

認真的想了一下,亞諾搖搖頭,「平時我是很低調的。」畢竟是女扮男裝,不要太引人注目比較好。

明白的點了點頭,雖然長相很吸引人,但相處過就知道,亞諾不是一個喜歡到處炫耀自己的人,

「那…」娜娜往亞諾身邊一靠,認真的問,「那妳打過架嗎?」

這個問題不只娜娜好奇,連子楓和青陽都看了過來,等著亞諾的答案。

「是有過幾次啦!」亞諾回想著,「第一次是廖廣超被同學欺負,」但那次是為了朋友講義氣才被修理,

她是去救阿超的,但也因為那次,他們成了哥們,也才會一起擺攤賣熱狗。

「第二次是在樂園外幫子楓解圍…」想起他們之間的緣分就是從那場架開始,亞諾笑的幸福,

回想起那一段,子楓臉上也同樣帶著笑容,伸出手摸了摸亞諾的頭。

目光回到前方,「最近一次是在這裡跟翰昇單挑…」沒發現自己說溜嘴,還有子楓帶著疑惑的眼神,

「那次是因為翰昇找哲…」慘,亞諾發現自己話說的太快。

感受到左側有股怒氣,亞諾一點一點慢慢的將頭轉過去,然後就對上子楓有些不滿的眼神。

「妳來這裡找翰昇單挑?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將手中的瓶子放在一旁,子楓等著小妻子的答案。

似乎發現氣氛不對勁,娜娜看了一眼身邊的青陽,而青陽也只是對她搖了搖頭,要她別管。

「就…」像做錯事被抓包的小孩,亞諾低著頭,不敢看丈夫的臉…

「我在等妳的答案。」這件事是發生在什麼時候,他一定要弄清楚,不能讓亞諾唬弄過去。

反正她現在沒說,搞不好以後子楓和翰昇見面也會提起,既然如此…

「就是哲瑞哥突然不見,阿紹找到他那次嘛!」抬起頭看向子楓,快速的說了一遍,頭又低了下去。

子楓想起來了,就是她銷假回樂園上班的那一天。「那妳為什麼要來找翰昇?」

「因為,去跟八卦雜誌爆料的,是翰昇,記者來樂園堵我們的時候,是哲瑞哥幫我們解圍的,」

再次抬起頭看向子楓,「翰昇不滿哲瑞哥壞了他的計劃,才找哲瑞哥當替死鬼嘛!」

子楓恍然大悟,原來那次熱狗車被動手腳,不是因為亞諾跟他走太近,而是因為亞諾來找翰昇單挑。

看來那次是亞諾贏了,翰昇心有不甘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所以妳獨自一人來這裡找翰昇,只是為了替哲瑞出一口氣?」這下子楓可不高興了,

「妳為什麼不跟我說這件事?妳不信任我嗎?」

皺眉,青陽察覺兩人之間不對勁,「子楓,有話好好說。」

「我只是想警告翰昇別再搞鬼,而且又沒發生什麼事。」亞諾只是不想讓子楓為難,他不懂嗎?

看著亞諾,子楓皺著眉,「妳不明白我為什麼生氣嗎?」

「我知道你是在吃醋。」沒跟子楓說是她的錯,但當時那種情況,她又該怎麼說?

很好,他所有擔心害怕在亞諾眼中就只是吃醋,氣到跳下擂台,然後看見青陽皺眉和娜娜呆愣住的樣子。

「有什麼事我們回家說。」從外套口袋拿出鑰匙交給青陽,「門給你鎖。」然後拉著亞諾的手走出拳擊場。

看著他們離去,娜娜有點不放心,「他們會不會在半路打起來呀?」

「應該不會吧?」其實青陽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因為子楓發這麼大的火,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

畢竟他們也是一起經歷過許多事才有現在的幸福,青陽希望子楓能和亞諾好好溝通。

「走吧!我們回咖啡廳。」摟著娜娜的肩,一起走出拳擊場。

###################

一回到家,子楓不發一語的就往樓上走,跟在他身後的亞諾臉色也沒好到哪裡去。

正在客廳看書的鳳姐一抬頭就感覺他們之間的不對勁。

將手中的書放在一旁站起身,鳳姐關心的走到亞諾面前,「發生什麼事了?」

不想讓鳳姐擔心,亞諾搖了搖頭,「我們沒事,可能剛才去拳擊場打拳太累了,」

怕鳳姐再提出疑問,「媽…我先上樓休息了。」說完疾步離開鳳姐的視線。

看的出來這兩個孩子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從他們結婚到現在,第一次看他們這樣,

鳳姐擔心的看向樓上,卻沒跟著上去,她希望這小倆口能好好溝通。

一回到房間,就看見子楓坐在桌子前,全身充滿怒氣。

不想跟他吵架,亞諾從衣櫃裡拿出衣服,剛才在拳擊場打拳出了一身汗,她想去沖洗一下。

才剛拿好衣服要往浴室走去,只見子楓一股腦的起身,來到亞諾面前,「妳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嗎?」

不明白子楓這話的含意,亞諾皺眉,「我要跟你說什麼?說我都嫁給你了,為什麼你還要吃哲瑞哥的醋?」

手插在腰間上,子楓閉上眼試圖讓自己冷靜一下,「那時我真不該幫妳找楚哲瑞。」

瞧他這話說的好像她跟哲瑞之間有什麼似的,「杜子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亞諾將衣服丟到床上。

「當時的我們是情侶,有什麼事妳應該找我商量,而不是這樣自己去找翰昇。」子楓的火氣也不小,

尤其想到那時,亞諾明明知道八卦雜誌的事不是哲瑞說的,卻瞞著不告訴他,這算什麼?

「你要我說幾次?我去找翰昇只是想幫哲瑞哥只是單純的想替他討回公道,就這樣而已,你到底在吃什麼醋?」

亞諾不明白,她整個人整顆心都在眼前這個男人身上,但他卻為了過往的事這樣對她。

「對,妳說的沒錯,我在吃醋…」氣的往前,子楓一步步逼近亞諾,被眼前的子楓嚇到,亞諾只能不停的後退。

「我嫉妒楚哲瑞比我早知道妳是女生,然後還喜歡妳這麼多年…」再次向前,直到亞諾背抵著衣櫃,

「妳第一次養寵物竟然是跟楚哲瑞,這讓我很不滿。」她所有的第一次都該屬於他杜子楓。

「我氣妳明明知道楚哲瑞對妳有意思,還一直不停的關心他。」想到那時他手受傷,亞諾還餵他吃飯。

被子楓的話激怒,亞諾氣的一拳打在他身上,「你在說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

兩手捉住亞諾的手抵在衣櫃上,「這是妳逼我說的…妳不是一直都認為,我是在吃醋?」

怒視眼前的男人,亞諾突然覺得他好陌生,「你放開我…」

倔強的不肯放開,看著被怒火點綴的這張臉,子楓半瞇著眼,這是第一次,

從他們在樂園外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子楓第一次看見亞諾臉上有這樣的表情。

「妳是我的女人,我為什麼要放開?」臉貼近亞諾,依舊保持那0.5公分的距離,

但這次的距離,卻不是以往那令人心動的距離…

一聽見"妳是我的女人",亞諾忍不住傷心,原來,他還記得她是他的女人。

子楓呆愣住,因為淚水緩緩從亞諾眼眶流出,這兩行淚,流的是亞諾的委屈,也流走了子楓的怒氣。

立即放開亞諾的手,下一秒不拾的將她擁進懷中,「別哭,我捨不得…」

那次在秘密基地,子楓要亞諾喊出"以後除了杜子楓,不准再為別的男人哭泣"。

這是子楓對亞諾許下的承諾,從今爾後,亞諾只會幸福快樂的笑,他不會讓亞諾傷心難過的流淚。

但這次,他卻違背了這個承諾,他竟然讓亞諾這麼傷心…

「我…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頭埋在子楓的胸前,亞諾知道他不生氣了,一雙小手環上子楓的腰。

「你跟我說過,因為豪叔,所以只要翰昇不會做的太過,你會對他多包容一點,」亞諾抬起頭看著子楓,

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的怒氣,有的只是楚楚可憐的模樣, 看的子楓心疼不已。

「我不想讓你為難,所以自己去拳擊場警告翰昇,就只是這樣而已。」說完小臉又埋回子楓的胸膛,

輕嘆了口氣,環住亞諾纖腰的手又收緊一些,「其實,我生氣不是因為妳為了替哲瑞出氣去找翰昇,」

雖然曾經有過競爭,但經過煙火工廠的那場意外,子楓和哲瑞現在是好朋友。

即使哲瑞參加無國界獸醫團隊,他們還是經常保持聯絡,他又怎麼會為了過去的事吃醋。

「我是氣妳做事這麼衝動,這麼不懂保護自己。」下巴輕抵在亞諾的頭上,

「妳有沒有想過,萬一那天翰昇真的要對妳怎樣,妳走的出那個拳擊場嗎?」

更別說讓翰昇發現亞諾是女生,子楓完全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聽子楓這麼一說,「我…好像真的太衝動了。」亞諾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

沒好氣的摸摸小妻子的頭,「妳呀!那時我為了到妳身邊跳過大樓,妳就會罵我太衝動,」

在急診室裡的那一幕,深深刻印在兩人腦海裡,「結果妳自己又冷靜到哪裡去了?」

被子楓這麼一說,頭埋在他胸前的亞諾嘟起嘴,又想起他剛才的指控。

「還有,你說哲瑞哥比你早知道我是女生的事…」亞諾終於肯離開子楓的懷抱。

只是,少了小妻子的擁抱,子楓突然覺得空空的。

只見亞諾神秘兮兮的從衣櫃裡拿出一個鐵盒,子楓認出那個是亞諾從琵家帶過來的,但從不曾見小妻子打開過它。

對子楓露出甜美的笑,她打開鐵盒從裡面拿出一張照片,

「當年你溺水的時候,我不只頭上夾著小花髮夾,而且,還是這個樣子…」

將她小心珍藏的照片拿給子楓,「連我爸媽都不知道哦!」

接過照片,看著當時的小亞諾,他訝異的看向亞諾,「所以那時我昏迷的時候…」

原本以為小花髮夾已經讓他很驚喜了,沒想到還有更讓子楓想不到的,「是小菁出的主意吧?」

依亞諾乖巧聽話的個性,不可能違背爸爸媽媽的話,當初小花髮夾的事件亞諾解釋過了,

這樣回想起來,照片裡亞諾的這身裝扮,始作俑者一定是范小菁。

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亞諾突然扭捏了起來,「那是我第一次穿女生的衣服。」

下一秒,子楓懊惱的拍了下額頭,「如果那時我沒溺水,就又多收集到亞諾的第一次了。」

害羞的拉下子楓的手,亞諾急著解釋,「你在說什麼啦!可是我第一次穿女裝,第一個遇見的人是你呀!」

摟著容易害羞的小妻子,子楓靠近她的耳邊,「我知道呀!」又是那魔魅的氣音。

雙手抵在子楓的胸膛,那氣音讓亞諾的臉上染上紅暈,「所…所以你就別生氣了嘛!」

「我沒有生氣…」子楓剛毅的唇輕抵著亞諾柔嫩的紅唇,「對不起,剛才讓妳這麼傷心,我不是故意的。」

抵在子楓胸前的手環上他的脖子,「是我不對,我該顧慮到你的心情,不該讓你擔心。」那令人心動的距離再現,

不用於剛才的對峙,現在只有濃烈的幸福感,亞諾輕撫著子楓的頭髮…輕觸著子楓的唇。

「還有呀!我覺得小飛才是我第一次擁有的小寵物…」

將懷中的亞諾摟的更近,兩個人完全貼合一點縫隙也沒有,但卻讓亞諾害羞了起來,

「那個…」眼神飄向剛被她丟到床上的換洗衣物,「我想去沖澡…」

順著亞諾的眼神看去,子楓嘴角露出一抹壞笑,「我們一起洗…」

「蛤…」一時沒反應過來,亞諾的表情從嬌羞瞬間變呆愣。

被小妻子的表情逗笑,「又不是第一次…」說完將亞諾打橫抱起。

「可是,我們才剛吵完架耶!」雖然已經和好,但不是要彼此冷靜一下嗎?

重重的在亞諾唇上印下一唇,「就是剛吵完架,現在要來甜蜜一下,才能平衡。」

嘴上說著雙腳也沒閒著的往浴室走去。子楓笑的一臉曖昧。

「你在說什麼啦!放我下來。」

不管亞諾的掙扎,只是將她抱的更緊,「別亂動。」對她一個皺眉,果然讓小妻子停下動作。

滿意的走進浴室,熱水散發出來的熱氣,都比不過這兩個人的熱度…

從子楓和亞諾上樓後,回到沙發繼續看書的鳳姐,思緒一直往樓上飄去,總覺得他們一定是吵架了,

剛才看這小倆口之間的氣氛真的很不好,愈想愈不對,「這萬一在房裡打起來…」

子楓和亞諾都是學武的,這打起來怎麼得了呀!她決定上樓看看情況,但要拿什麼理由呢?

左看右看的,目光來到冰箱,她一個起身來到冰箱前,從裡頭拿出一些水果,用送水果上去給他們當理由。

走到房門外,鳳姐先是將耳朵貼近牆,接著皺起眉頭,「這牆的隔音效果會不會太好了,怎麼什麼都聽不到呀!」

彷彿忘了當初因為怕吵,因此要求加強隔音效果的,就是鳳姐自己。

「什麼都聽不到,他們會不會打到出事呀?」雖然很明白子楓不是這麼衝動的人,但這個時候要鳳姐不多想真的很難。

舉起手想敲門,但又怕他們打到聽不見敲門聲,接著手又放了下來,擔憂的神情表露無遺。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門突然打開…把鳳姐嚇了一跳。

「媽…妳怎麼站在門口?怎麼了嗎?」只見子楓已換下早上的休閒服,剛才不開心的表情也不見了,

反而有種,像貓剛吃了魚似的滿足表情。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眼神忍不住瞄向他們房間,想看看裡面的情況如何,是不是打到房間像大戰過後一樣了…

「那個…呃…我…哦!對了,水果…」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鳳姐支支吾吾的,突然想起手中的水果。

將水果移至子楓面前,「我是拿水果上來給你們的…那個…亞諾呢?」沒看到媳婦她真的會擔心。

「呃…媽,」子楓刻意擋住房門不讓鳳姐看進去,「亞諾她在休息。」

「休息?」鳳姐一陣驚呼,是打架打的太激烈還是被子楓打暈了?只見她又是擔心的想往房裡面瞧,「她沒事吧?」

不明白鳳姐為何這樣問,「亞諾只是累了,想睡一下。」他乾脆走出房間將門關上,

「我想去樓下看有什麼好吃的,等一下亞諾睡醒了可以吃。」今天在拳擊場打拳,剛才在浴室又…子楓想到忍不住笑了笑。

沒發現兒子的笑意,鳳姐只是擔心的看著緊閉的門,然後將手上端著的水果拿給子楓,

「你進去陪她吧!這是我剛才削好的水果,先拿進去吃,我下去準備。」說完又看了一眼子楓,然後才不安的走下樓。

只是…子楓納悶的看著盤子裡的蘋果,一臉狐疑的看著鳳姐走下樓,

「削好的蘋果?」拿起盤子裡完好無缺的整顆蘋果,子楓真的看不出,這顆蘋果哪裡被削過了。

在他回到房間時,突然想起剛才回家時,鳳姐在樓下客廳,似乎看見他和亞諾之間不和平的氣氛,「該不會鳳姐以為…」

果然,在晚餐時刻,只見鳳姐一直盯著子楓和亞諾瞧,但好像瞧不出個所以然來,因為…

此時亞諾正挾了一塊魚肉放進子楓的碗裡,一切再自然不過,沒有任何尷尬氣氛。

接著子楓發現,坐在鳳姐旁邊的子涵,也一直不停的瞄向他和亞諾。

整個飯廳只有光柱最自然的在吃飯,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杜子涵,妳吃飯不好好吃,在看什麼啦?」這媽媽和妹妹搞到無言,有事就直接問嘛!

心虛的瞄向鳳姐,子涵也不想這樣呀!下午她和朋友在逛街,鳳姐就連絡她說哥哥和亞諾吵架,而且好像還打架了。

聽的她都快嚇死了,本來想買些保養品補補貨,接到電話什麼都沒買就回家。

「聽說,下午有人在打架呀?」不管了,子涵放下筷子,直接了當的問。

「打架?」亞諾看看子楓,沒意會子涵是在說自己,「誰在打架?」

整個下午她和子楓都在房裡,有人打架也應該是外面的人吧!

以為亞諾不好意思說,鳳姐也放下碗筷,「亞諾,妳老實跟鳳姐說,下午妳和子楓在房裡怎麼了?子楓如果欺負妳,」

雖然兒子是她養大,但她可不能讓媳婦受委屈,「我會幫妳修理他的。」

「子楓沒欺負我呀?」瞪大雙眼一臉無辜樣,不明白為什麼鳳姐會這麼想。

「鳳姐說她拿水果上去給你們,妳累到在睡覺,不是打架打的太累,不然是怎樣?」有些事還是說清楚講明白,拐彎抹角的,

亞諾還停在直線上,她和鳳姐都不知轉幾個彎了。

此時光柱也放下碗筷,「這夫妻吵架難免,打架可就不行囉!亞諾,怎麼回事?」

一聽見累到在睡覺,亞諾就想到在浴室裡,感覺臉上冒著熱氣,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手在桌子底下拉拉子楓的衣角。

接收到小妻子的暗示,子楓笑了笑,「我們…不是那種打架,是另一種打架…」

訝異的抬起頭看著丈夫,他這是在說什呀!忍不住粉拳就招呼上子楓的胸膛…

「哦…」吃痛的撫胸,子楓無辜的看向亞諾,「不是妳要我解釋的嗎?」

馬上意會哥哥話中涵義,子涵笑著指指哥哥,「原來呀!」

還在狀況外的鳳姐和柱哥依舊皺著眉頭,鳳姐握住女兒的手,「什意思呀?」

亞諾手指比在唇間,要子涵別說,但…

「他們在努力讓你們可以抱孫子啦!」子涵可不想整個晚餐時間被鳳姐拉著問,所以直接了當的回答。

閉眼,亞諾頭一歪,臉又羞紅了…

明白女兒的意思,光柱笑著重新拿起碗筷,「你們也真該努力了,我等著抱孫呢!」

想著往後這個家多了小娃娃的熱關景象,光柱笑的閤不攏嘴。

終於明白的鳳姐乜笑的開心,「是呀!子楓今年都30歲了,該當爸爸了。」

完全不知該如何接話的亞諾只能低著頭吃飯,子楓則是摸摸她的臉,然後笑著用餐,

「對了,子楓呀!」鳳姐突然想到什麼,指向客廳桌子方向,「你怎麼從樓上拿了兩顆蘋果下來呀!」

一向不是都在樓下削好切好帶上去的嗎?

子楓很認真的看著鳳姐…「媽…那兩顆蘋果,是妳下午拿去樓上給我的。」解釋完,繼續吃飯。

「我?」鳳姐不敢相信的指著自己,然後笑了出來,「我以為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想找個理由…」

所有人因為那兩顆蘋果開懷笑著,杜家餐桌和樂的氣氛讓所有人感到幸福,

 

###################

會把場景設定在翰昇的拳擊場,就是因為在同樣的場景才容易漏餡被抓包,

所以在上一篇【希望】中,我就在舖梗了,這篇能寫出來,真的很開心,

往後我想讓青娜組多出現在小劇場中,因為我也很喜歡這對清新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wen68 的頭像
carolwen68

carolwen 心靈角落

carolwen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涼
  • 哈哈哈
    腦補的太好了
    打打腦腦越打感情越好啊~
  • 打是情罵是愛呀!哪對夫妻不吵架的呢!

    carolwen68 於 2016/03/11 22:23 回覆

  • 九恩
  • 不只是青娜組,其他組也都可以寫進去……大大。

    真喜歡你的腦補文,繼續等待下一篇~
  • 我也希望能讓其他組合多多出現,我會加油的

    carolwen68 於 2016/03/11 22:24 回覆

  • 小颯
  • 吵架部分寫得真好!
    看著都開始皺眉
    不過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吵完架
    馬上"打架"的^0^
  • 這就是杜琵呀!吵完架要甜蜜一下才能補回來~

    carolwen68 於 2016/03/11 22:24 回覆

  • Hyu
  • 過招和吵架都好有畫面哦XDDD
    寫得好好看!!!!
  • 只是想像他們如果吵架會是怎樣的畫面,然後就邊想邊寫囉!
    謝謝

    carolwen68 於 2016/03/11 22:26 回覆

  • Winnie
  • 版主的腦補文真的都太厲害啦~都超有畫面的~這些畫面讓正劇更加的完整,不只青娜組每組都加進去阿~真的超期待後續的腦補文的~敲碗~
  • 也感謝這些不完整的畫面能讓我腦補

    carolwen68 於 2016/03/11 22:26 回覆

  • KiKi
  • 不止敲碗了………
    我朋友說連盤子也可以拿出來敲了
  • 弱弱的問一句,下次要敲鍋子嗎?

    carolwen68 於 2016/03/11 22:41 回覆

  • 泉
  • 天啊~~~
    整篇看下來,好想畫面喔!!!
    謝謝版主的分享~~~
    我要浮出來敲碗了!!!!
  • 謝謝,我會儘量別讓你敲碗敲太久的。

    carolwen68 於 2016/03/12 08:10 回覆

  • peko匠
  • 這一家真是幸福融洽的家庭耶~
    真期待繼續看到後續的杜琵文!
  • 戲裡的家情戲碼就是一直走溫馨路線,我不想破壞這份溫情,
    所以一直延續下去~謝謝唷

    carolwen68 於 2016/03/12 08:11 回覆

  • 真美麗
  • 版主大,
    這篇的腦補文,很補。
    順應您的留言
    〝敲鍋子〞期待下一篇 。
  • 謝謝,我會努力的,不讓大家敲太久~

    carolwen68 於 2016/03/13 22:41 回覆

  • KiKi
  • 好滴~我下次會準備鍋子
    說正經的
    幸好這部戲的翰昇,真的壞只壞在七年前
    要不,那麼多個幹掉阿尼基的機會
    是我,杜子楓早死上百次了…
    諾諾到拳擊場那場的確有捏把冷汗
    要不是翰昇沒壞到底遵守一對一、加上這部戲太多小朋友看
    就算諾武功再高強,吃了諾這件事…應該輪不到阿尼基
    (然後就整個大走經淪為泣台八點檔,妳懂的)
    所以……童話故事只能聽聽
    現實……才不會有那麼單純(蠢)的壞人
    好吧~既然故事裡的翰昇沒壞到底
    賞他個Amy跟baby可以啦~
  • 其實翰昇還是有顧慮到兄弟情,只是迷失了,看亞諾獨自去找翰昇,真的很擔心,還好導演沒打算灑狗血,我想子楓知道這件事一定會生氣,才腦補了一下,謝謝呦!

    carolwen68 於 2016/03/13 22:40 回覆

  • HS
  • 好喜歡你的腦補,正劇結束了覺得好空虛,看其他東西都提不起興趣,還想一直看下去 Orz...,真感謝,期待下一篇 ~
  • 我們都捨不得哥們劇終,所以我才會想腦補,謝謝你喜歡我的小劇場

    carolwen68 於 2016/03/13 22:37 回覆

  • 冰
  • 好喜欢你写的脑补!期待下一个作品!能不能写亚诺怀孕的剧情呢?^_^
  • 這有在我腦補計畫中,但還有些小劇場不適合諾諾懷孕,所以再等等~謝謝

    carolwen68 於 2016/03/13 22:35 回覆

  • 琬
  • 寫得好好看~~我當初也覺得亞諾找翰昇單挑的是應該要讓子楓知道說,
    版主good job,話說我也滿想知道第一集客串亞諾詠春師傅,他知道亞諾是女生了嗎!?畢竟大家都知道啦~~詠春師傅都沒寫到他,滿失望搭
  • 那個詠春師父我其實還沒有想法耶!搞不好哪天會出現在我的腦補小劇場中唷!

    carolwen68 於 2016/03/15 16:21 回覆

  • jackykids
  • 真的很喜歡妳的腦補文
    不影響正文 又不會覺得只是一直舖後續
    讓整個故事更完整
  • 謝謝你,但我的小劇場有幾篇也是在舖後續的,
    之後幾集會也是走向這樣,
    但我後續的腦補文是針對劇中一些橋段做的延續,
    希望你之後看了也會喜歡。

    carolwen68 於 2016/03/16 23:17 回覆

  • s1242691325
  • 哈哈哈哈!好看!好看!應該請你去當編劇,這篇可以當拍續集用。
  • 我只能寫腦補文,功力還不到編劇啦!不過還是謝謝妳唷~

    carolwen68 於 2016/03/21 17:23 回覆

  • 班長小姐
  • 大大你的文真的只能用美妙來形容了
  • 謝謝你呦

    carolwen68 於 2016/05/08 12:1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