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是在腦補被我丟進冷宮很久的哲瑞哥,

經過幾番波折,我終於寫出一篇關於哲瑞哥的腦補文,

只是~在看這篇前必須先聲明~

這篇的長度有些不可遠視,還有這篇內容有甜有…

算了,大家就看文去吧…

以下正文開始~

 

##########################

拉著行李來到門口,拿出磁卡往感應的地方一碰,鐵門就這麼開啟。

參與過這麼多次無國界獸醫團隊,這次是最充實的一次,也是讓他最想快點回來的一次。

不是因為他還對誰有牽掛,而是他想看看現在的她有多幸福,

前一陣子和子楓通電話,自豪的他說著亞諾現在的變化,讓他好想看如同妹妹一般的她,

他承認,當初選擇在那個時間點離開,是帶了些逃避的心態,因為他對她無法馬上放下。

縱使知道對方心裡真的只是把他當哥哥看待,但…默默喜歡一個人這麼長的時間…

輕嘆口氣笑著搖頭,這次回來,不只是他把心情整理好了,在外面這麼久,

他也想要回來好好休息一下,想想自己未來的人生規劃…

#######################

廣闊的河濱公園草地上,啾比開心的到處奔跑,而子楓則是坐在石椅上,

看著笑開懷的小妻子拿著飛盤,跟啾比玩起妳丟我追的遊戲。

自從哲瑞參加無國界獸醫團隊之後,他們夫妻倆一有空就去哲瑞的同業朋友那,

把啾比帶出來,每次他們都會來這個狗狗的樂園讓啾比盡情的奔跑,

「啾比~腳太短囉!怎麼會追不到呢…」亞諾笑著看飛盤落地,啾比還沒到達的樣子。

「妳也丟太用力了吧!」不是他要幫啾比說話,而是亞諾真的丟太遠了。

回過頭對子楓頑皮一笑,開心的跑到啾比身邊,「妳累了哦…」

只見啾比耍賴的趴在地上不走,亞諾只能投降的將她抱起朝子楓方向走去,

「啾比~妳長大了,我都快抱不動妳了。」誇張的來到石椅這,子楓已經拿出

啾比專用的水杯幫她裝好水,然後再拿起一旁的水瓶給亞諾。

「謝謝…」接過子楓遞來的水,坐在他身邊看著在喝水的啾比,忍不住嘆了口氣。

伸出手撥了下她的瀏海,「怎麼啦?嘆這麼大的氣…」子楓順勢將手環在她腰間。

「好久沒有哲瑞哥的消息了,不知道他現在過的怎麼樣?他有跟你連絡嗎?」

前一陣子哲瑞還有傳一些他替動物義診的照片給亞諾,但這一陣子他似乎比較忙,

好久沒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什麼時候會結束這次的活動。

一個聳肩,子楓搖搖頭,「最近沒他的消息,應該比較忙吧!」動手將啾比的水杯收好,

「走吧!我們該送啾比回去了…」看看剛才玩瘋的啾比,現在都安靜的趴在子楓腳邊。

好笑的摸摸啾比的頭,「妳呀…之前還在子楓爸爸身上尿尿,現在卻一直黏在子楓爸爸身邊,

這樣哲瑞爸爸會吃醋唷。」蹲在啾比面前,亞諾一臉認真的指著她的小鼻子。

背對著丈夫的亞諾沒看見他臉上一閃而過的表情,拿起包包,子楓一把抱起啾比,

「唉呀…看我對妳多好,玩累了還抱妳回車上,還不黏我就太過份了。」

一聽就知道他是在吃醋,亞諾接過子楓手中的包包,讓他方便抱啾比…

「我已經是你的杜太太了,還在吃哲瑞哥的醋…像小孩子一樣。」

笑而不答,和亞諾併肩走向停車場,將啾比放進外出籠裡,子楓嘴角有抹不易察覺的笑。

送啾比回哲瑞哥的朋友那之後,他們在回家的路上,亞諾正跟著廣播放的歌哼唱著…

「有些事不需要出聲,有些愛讓心更豐盛,淚再痛,痛再冰冷…」突然想到什麼,

「這首歌的弦律,不就是那次我們穿白西裝吃燭光晚餐,你彈鈶我聽的…」

難怪她覺得耳熟,現在仔細聽,還真的是那首歌呢!

嘴角揚起一抹笑,「那時我只注意到這首歌的弦律,覺得妳一定會喜歡,倒沒仔細聽歌詞。」

當時的子楓一心只想讓亞諾開開心心的,所以沒注意這麼多。

聽著廣播傳來的歌聲,亞諾側過頭,「你不覺得,這首歌的內容很像在說我們的愛情嗎?」

輕挑了下眉,子楓嘴角掛著微笑,「真的嗎?。」

將廣播關掉,亞諾拿出手機找到這首歌,「喏,你聽⋯」

整首歌聽完了,只見亞諾開心的問⋯「怎麼樣⋯怎麼樣?很像我們的愛情,對不對⋯」

認真的聽完這整首歌,讓子楓最難忘的部份就是,

「給你幸福的可能,是我最自豪的天份,此生唯一的認真⋯」

子楓想起那次教訓過翰昇後,他獨自到河堤的那晚,方向盤一轉,他改變路線。

「欸⋯我們不是要回家嗎?」怎麼突然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帶妳去個地方⋯」子楓只是給小妻子一個微笑,沒多說些什麼。

等子楓停好車,亞諾狐疑的開車門下了車,「為什麼突然帶我來河堤…」

現在太陽已經下山,幕夜籠罩大地,河堤旁的路燈也點亮,

牽著亞諾的手站在某一個點,「記得熱狗車剎車失靈那次,妳回家後打電話給我都沒接嗎?」

輕點著頭,亞諾怎麼會忘記那一次,車子突然有狀況一定是有原因的,加上那次子楓反常失聯,

害她在家裡胡思亂想,深怕他會遇到什麼危險,「後來你說你在河堤…」

左右看看這附近,「所以那次你一個人在這裡想事情呀?」

深深的嘆了口氣,「是呀!那天送妳回家後,阿超拿了他藏在熱狗車上…」

子楓大約說了那天的情形,「在找翰昇攤牌後,我一個人來到這裡,妳知道我那時在想什麼嗎?」

挽著丈夫的手,亞諾搖了搖頭…

「亞諾,妳將是我的全部,」子楓看著身邊的亞諾,回想起那一天,

「我願意為了妳,奮不顧身,用我所有的一切,給妳幸福,因為,妳是我唯一的認真…」

感動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頭靠在子楓肩上,「我知道…」

「妳覺不覺得,我那段話對應起剛才妳給我聽的那首歌,更有感覺…」子楓沒想到,真的有一首

呼應他和亞諾之間的歌,當他在車上聽到時,真的很感動。

「真的耶…」抬起頭看向子楓,「所以你才會帶我來這裡呀!」

摸了摸小妻子可愛的臉,沒有說話,只是看向遠方,就像那次一樣…

頭靠回丈夫的肩上,亞諾嬌柔的開口,「我也願意為了你奮不顧身,因為你也是我唯一的認真。」

摟著亞諾,臉上笑意更深了,此生有亞諾陪在他身邊,真的什麼都足夠了。

只是這小倆口看夜景看到忘我,直到鳳姐打電話來問他們人在哪…

這才想起他們曾跟鳳姐說要回家吃晚餐,

「媽,不好意思,我們這就回去了。」等結束通話後,「子楓…家裡在等我們回去吃飯,快走吧!」

轉身走回車上,亞諾好心情的哼著,「給你幸福的可能,是我最自豪的天份,此生唯一的認真…」

突然想到了什麼,「告訴你唷…」手挽著子楓,「我不只對你認真,還有你身邊所有的事,

爸媽和子涵,還有樂園裡所有事情,還有可愛的小飛,我都很認真…」

忍不住笑意,子楓看了一眼他可愛的小妻子,「我知道…」

好心情讓亞諾又開始唱著那首歌,「有些事不需要出聲,有些愛讓心更豐盛…」

白色轎車駛離河堤,但那柔柔的女聲卻一直都沒停下來,直到他們回到家…

在同個時間,有個人也到啾比暫住的獸醫院,將啾比接回家。

###################

一大早來到樂園,照慣例確認好今天的行程後,亞諾拿起子楓辦公桌上的一疊資料,

「等一下我去各處室送公文,然後就到動物區去等新報到的獸醫。」

前一陣子園區內一名獸醫,因為申請了國外進修必須請辭,所以樂園必須再另聘獸醫才行,

而前幾天幾名獸醫到樂園應徵,那天正好亞諾到第二樂園建地觀察進度,因此沒遇到。

之後聽子楓說,這批應徵的獸醫,有兩位符合資格。

今天是新獸醫報到的日子,子楓等一下有個會議要主持,身為總經理夫人兼特助的亞諾,

就理所當然代替總經理迎接今天報到的獸醫囉。

「為什麼我們不約在辦公室,要約在動物區呀!」這個問題亞諾想很久了,悶到現在才提出。

確認好等等的會議資料,子楓抬起頭,「這位獸醫師很專業的,所以想先熟悉環境。」

似乎刻意避開這個話題,先是看了一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別讓人家等妳,快去吧!」

「哦…」傻愣愣的點頭,亞諾轉身往外走去。

靠在椅背上,子楓臉上有抹神秘的笑容,因為等等有個驚喜等著他的小妻子。

在可愛動物區裡,只見亞諾手裡拿著乾草,逗弄著在身邊打轉的小飛。

「小飛,小飛…你現在長這麼大了,我都不能像以前一樣抱著你囉!」

雖然沒經歷小飛出生的那一段,但從第一次見到小飛之後,她就愛上這隻小可愛。

有時巡視樂園,她都會在這裡待久一點,為的就是跟這隻可愛小羊多相處一會。

看著小飛乖乖的啃著乾草,伸出手摸摸他的頭,「等一下有兩位獸醫叔叔…」

偏著頭認真的想了一下,她怎麼會忘了跟子楓確認新來的獸醫是男的還是女的…

「也有可能會是阿姨,你等一下要表現好一點唷!」放開手中的乾草給小飛,

亞諾站起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塵,然後從口袋拿出手機打給Amy,

「Amy,我是亞諾,那個今天報到的獸醫是先生還是小姐呀?」

那天她去第二座樂園時,聽說就是Amy跟在子楓身邊面試的。

壓根沒想到亞諾會這麼問,Amy先是一愣,「總經理沒跟妳說對方是誰嗎?」

這就奇怪了,這人他們都很熟了,怎麼可能會沒說呢?

仔細的回想,亞諾搖了搖頭,「子楓沒跟我提過…」這點她很確認,

如果有說,她肯定不會忘的。

此時,她身後的柵門被打開,然後走進一個人,但亞諾太專注跟Amy通電話,

所以沒發現。

本來想跟亞諾說對方是誰,但很快的又停住,Amy心想,總經理沒說,一定有他的用意,

反正等一下亞諾就要跟對方見面,就算她沒明說也無妨,「對方是一位先生和一位小姐。」

明白的點了點頭,「妳現在肚子這麼大,有什麼事等我回辦公室會處理,別亂跑。」

最後不忘了交代接近預產期的準媽媽,最近豪叔電話可打的兇了,之前還特地來樂園

一趟,是說要讓Amy提早休假,讓她別這麼勞累。

電話另一頭,Amy的心頭也是暖暖的,自從知道她懷孕之後,豪叔就要她改口叫爸爸。

雖然她和翰昇還沒登記結婚,但豪叔已經把她當媳婦看待了。

不但要她搬進翰昇之前一個人居住的房子,還特地請了個管家照料她的生活起居,

這些都讓Amy感到溫暖,一直渴望有個家的她,雖然孩子的爸爸現在不在身邊,

但她有那個勇氣和力量,帶著孩子等他回來。

在和Amy結束通話後,一隻手拍上亞諾的肩,被這麼一拍,亞諾反射動作直接出手,

握住對方手腕順勢往後一扳…

「啊~」對方痛到大叫…

「哲瑞哥?怎麼會是你…」一看見對方,亞諾嚇的趕緊鬆手,「你沒事吧…」

剛才她只想反制對方,所以沒有用很大的力氣,不然可能要送哲瑞去醫院了。

輕輕扭動手臂,「放心,我沒事…」只是沒想到,亞諾的力氣依舊這麼大。

「真的很對不起…」看著哲瑞皺眉的樣子,亞諾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臉上露出如以往的陽光般笑容,伸出手摸摸亞諾的頭,「我真的沒事…」

接著,他雙手搭在亞諾肩上,仔細看著眼前好久不見的女孩…

「真的像子楓說的一樣,妳變的好漂亮哦…」

看看眼前的她,原本像男生的短髮已經長到快齊肩,原本因為短髮顯得清秀的臉龐,

現在又變的更加柔媚,看起來就是很幸福的小女人。

不好意思的略低著頭,雖然哲瑞哥早就知道自己是個女生,但現在真的用女生的身分面對,

多少還是有些不自在,但…亞諾突然想到什麼。

「哲瑞哥…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在參加無國界獸醫團隊嗎?」

收回手,哲瑞站直身,「我回來啦!而且從今天開始,就正式加入樂園的獸醫團隊。」

正式的拉拉身上的衣服,然後伸出手,「琵特助妳好,我是楚哲瑞,很高興成為樂園的獸醫師。」

開心的回握哲瑞哥的手,突然,亞諾的笑容僵住,「所以…子楓一直都知道今天來報到的獸醫是…」

好哇!竟然沒跟她說,難怪這幾天子楓特別神秘,那天送啾比回去時,

他還對啾比說,「下次見面就不是在這裡囉!」當時她問他還不說…

手指向哲瑞,「你和子楓串通好瞞著我…」一定是這樣,難怪剛才她問Amy時,她的反應有點奇怪。

原來…

目光突然瞄到哲瑞身後,剛才沒發現還有一位女生在現場,

「不好意思,哲瑞哥,這位是…」如果她沒猜錯,這位應該就是另一位獸醫師了。

只見對方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意,彷彿在說她不會在意…

「哦…對了,我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莊亞啨,是我以前動物醫學系的同學,」

手搭在亞晴肩上,示意要她向前,「她以前在我們系上是資優生哦!」

一聽見哲瑞的話,亞諾立即用欽佩的眼神望向面前的莊亞晴,

「亞晴,這位就是我經常跟妳提起的,我最疼愛的妹妹,亞諾…」

主動伸出手,「妳好,我是總經理的特助琵亞諾,妳應該就是今天報到的另一位女獸醫吧!」

很有禮貌的向對方介紹自己,亞諾看著眼前的女生,覺得她跟哲瑞一樣,是屬於陽光型的,

但就是因為這樣的個性,才有辦法成為照顧小動物的獸醫吧…

笑著回握亞諾的手,「我是莊亞晴,還請多多指教…」

「亞諾…」熟悉的聲音傳來…

朝著聲音方向看去,就看見子楓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只見亞諾笑的一臉開懷,

「會議結束啦…」打開柵門來到丈夫身邊,習慣性挽著他的手臂。

看著子楓和亞諾,哲瑞開心的笑著,真的只有杜子楓才能讓琵亞諾有那種嬌柔的模樣。

只是,這一切看在莊亞晴眼裡,卻還是有很多疑問在心底。

很快的,莊亞晴馬上進入狀況,在一天之內她處理了不少事情,也給動物區裡的員工不少意見。

她的工作能力看在亞諾眼中,有著許多的讚許,沒想到竟然有個女生這麼厲害,

下班後,他們四個人還一起吃晚餐…

「嗯…對了,」突然想到什麼,亞諾放下手中的筷子,「哲瑞哥把啾比接回獸醫院了?」

裝好一碗熱湯直接放在亞晴面前,「小心點,很燙…」然後才回應亞諾的話。

「是呀!既然我都回來了,啾比當然要接回我身邊才是。」

「那…你現在正式在樂園擔任獸醫,你的獸醫院…」哲瑞是個非常愛護小動物的人,

會開獸醫院也是因為這一點,但他現在還有時間忙獸醫院的事嗎?

「這妳別擔心,亞晴她放假的時候會到我這裡駐診,所以沒問題的。」

一聽到這裡,亞諾整張臉都亮了起來,「真的嗎?你們不只在樂園共事,

還在同一間診所上班,哇…」看看眼前這兩個人,想法突然從腦海閃過…

坐在她身邊,子楓親暱的摸了摸小妻子的頭頂,「快吃吧!菜都涼了… 」

然後又順手挾了一塊豬肉到亞諾碗裡。

子楓這動作看在哲瑞眼裡,嘴角忍不住揚起一抹笑意,然後低下頭吃東西。

只是,這一連串的動作和表情看在莊亞晴的眼裡,似乎又有不一樣的解讀。

#######################

結束一天的工作,在只屬於小倆口的甜蜜世界裡,子楓正半躺在床上看著書,

亞諾則是坐在梳妝台前為自己的臉蛋擦上乳液,這可是子涵特別交代的,

說女人要好好保養才行,還特地帶她去逛百貨公司挑適合她膚質的保養品,

為了不讓閨蜜的心意白廢,所以亞諾每天晚上都聽話的坐在這裡…

乳液擦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麼,只見她轉了個身看向子楓,

「老公…你覺不覺得,那個亞晴姐和哲瑞哥,兩個人看起來很搭呀!」

目光從原文書來到小妻子的臉,子楓一臉玩味的樣子,「妳嫌自己不夠忙呀?」

「什麼意思…」不懂丈夫話中的意思,亞諾一臉呆萌樣看向子楓…

被小妻子這表情逗笑,「我的意思是,妳現在是總經理夫人兼特助,又是大哥的女人,

這幾個身分還不夠,還要再加個紅娘呀…」子楓說完繼續看他的書。

「什麼紅娘…你很壞耶!」看子楓只是笑而不答,亞諾氣呼呼的爬上床,直直來到他面前,

順手將他的書往旁邊一放,「我是在為哲瑞哥著想耶!你想想,他們是大學同學,現在又一

起在哲瑞哥的獸醫院工作,而且在我們樂園又是同事,不覺得他們超有緣的嗎?」

知道今天沒有個結論,亞諾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子楓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然後呢?」

「然後…」被子楓這麼一問,亞諾反而愣了一下,「呃…我們應該要想辦法撮合他們呀!」

亞諾突然覺得腰酸就直接坐著,卻沒發現子楓的表情變化…

「我們可以辦個活動呀!」偏著頭認真的想著,「啊…露營,咱們好久沒露營了,而且露營是

集體的活動,互動比較多,你覺得咧…」

亞諾偏著頭認真想著,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可口。

但…眼前除了無聲還是無聲,只見子楓用炙熱的眼神盯著亞諾,整個人充滿著危險的氣息…

「你…」被子楓的眼神瞧到臉紅心跳,怎麼他突然變的不一樣了…

「露營?我現在不就正在露營嗎?」讓人全身酥麻的氣音傳來,子楓瞟了一下亞諾坐著的地方。

朝丈夫示意的方向瞧去,這才發現自己正用瞹昧的姿勢跨坐在他身上,而且也確實感受到子楓剛才旳暗示了…

正想逃離現場,但下一秒卻被子楓捉回床上,而且立即攻守交換…

「那個…」雙手抵在丈夫胸前,他的表情太犯規,她也快淪陷了,「剛才我…」

「噓…」手指抵在她唇間,示意身下的她別出聲,下一秒他的唇已經代替他的手指,

緊密封住這雙柔嫩的唇瓣…夜深了,這兩個人的戰鬥卻才剛開始呢!

既然這糖都吃了,子楓也應亞諾的要求,在週末辦了場露營的活動,

他們不只找了哲瑞和亞晴,連青陽和娜娜都被邀請,

這次他們來到溪邊,當抵達營地時,娜娜開心的左看看右瞧瞧,

「這跟我們上次露營的地方完全不一樣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可是空氣一樣好。」

笑著準備紮營,一如往常由子楓安排晚上營帳和現在的任務,

「今天我們有三頂帳篷,我看就娜娜和亞晴一帳,哲瑞和青陽,然後…」

「我知道啦…我們才不會跟子楓哥搶亞諾‥」娜娜調皮的朝亞諾拋了個媚眼。

青陽伸出手摸摸娜娜的頭,「那接下來的工作分配呢?」

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後不經意接收到身旁小妻子的暗示,忍住笑意輕咳了一下,

「我和青陽搭營帳,亞諾和娜娜就準備晚上要烤肉的東西,」

目光來到還沒有任務的兩人,「那就麻煩哲瑞和亞晴撿一些乾柴,等你們回來就可以升火了。」

哲瑞將背包放下,「好,沒問題,就交給我和亞晴了。」

直到他們走遠,亞諾才開心的拍了丈夫的肩一下,「我們的默契真不是蓋的,你好聰明呀!」

子楓沒好氣的輕捏了下她的臉,然後摸摸她的頭「快去準備東西了。」

他們一行人在溪邊一邊聊天一邊烤肉,夜晚的風吹來帶了些許涼意,

「妳們會不會冷,」感覺到涼意,子楓關心的問著在場的女生,「去加件外套吧!」

亞諾立即聽話的回帳篷內拿出外套披上,也沒忘記幫子楓帶上。

貼心的替丈夫披上外套,然後坐回原位…

剛拿外套回到位子上的亞晴看著他們的互動,再看向坐在自己身邊的哲瑞,

只見他還是掛著微笑,繼續手邊的工作,亞晴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

晚餐結束之後,青陽拿出簡易的咖啡用具替大家煮熱騰騰的咖啡,

只見亞晴手上拿著一些用過的餐具,「我先拿去溪邊稍微洗一下…」

見她一個人,亞諾立刻起身,「現在這麼晚了,我陪妳去吧!」

正要跟上去時,她的手被拉了一下,回頭看向還坐在原地的子楓…

「水很冰,妳自己要注意安全…」

笑著拍拍丈夫的手背,「知道啦…我們一下就回來。」

亞諾手上拿著手電筒,小心的照亮前方,「咦…那邊比較平緩,我們去那裡吧!」

跟在亞諾身後,亞晴只是往回看了一下,發現她們離營地有一小段距離…

兩個女生就這麼在溪邊,洗著餐具邊聊天…

「亞晴姐和哲瑞哥是醫學院的同學呀!」這件事在他們到樂園報到第一天,哲瑞就提起過了。

「是呀!哲瑞是個很強勁的對手,」想起念書的那段日子,亞晴輕嘆了口氣,「每次我們都在

爭第一名,有時被他拿去,有時是我奪回來,現在想想,還挺懷念的…」

明白的點了點頭,「哲瑞哥既聰明又善良,真的很不錯耶!亞晴姐,妳覺得呢…」

亞諾只是很單純的想知道亞晴對哲瑞的看法,所以才會把問題丟出來。

但…只見亞晴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是呀!當時不少女孩子圍在哲瑞身邊,但他總是笑著回絕。」

「為什麼…」亞諾不解,然後看了亞晴一眼,「難不成,當時哲瑞哥有女朋友…」

除了這個,她實在想不出哲瑞回絕那些女生的原因。

亞晴先是皺了一下眉頭,然後停下動作,用非常認真的眼神看著亞諾,

「他會回絕那些女生是因為…他有一個喜歡很久的女生,他一直在找這個女生。」

先是一愣,亞諾嘴巴微張,「不…不是吧!」

難道那個時候,哲瑞就已經在等著和她重逢的那一天嗎?

從小為了守住她是女生的秘密,搬家這件事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只要爸媽嗅到一絲不對勁,就會馬上找下一個居住地,用最快的速度搬離。

而和哲瑞成為鄰居這一段,算是所有過程中,他們停留最久的一次,

因為當時琵媽身體不是很好,需要好好休息,所以琵家在這個地方停留的時間不算短,

也就是因為這樣,哲瑞才會在無意間發現亞諾的秘密。

看著亞諾的表情變化,亞晴繼續說,「他曾說過,他有一個小時候就很喜歡的女生,

後來那個女生搬家了,他很傷心,但他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再次相遇的,亞諾…」

發現亞諾有些失神,亞晴伸出手在她面前揮了下,「妳沒事吧!」

「蛤…我…我沒事。」雖然和哲瑞哥把事情說清楚了,他們現在也像兄妹一樣,

但這過往再被提起,總是讓亞諾覺得有些尷尬。

「這次和哲瑞一起參加獸醫團隊,他整路跟我聊關於妳的事…」沒錯過亞諾臉上的表情,

亞晴試探性的問,「該不會…哲瑞從小喜歡的那個女生…」

「我們洗的差不多了,好回去了,不然他們會擔心的。」刻意迴避這個話題,這次辦這個露營活動,

就是為了撮合哲瑞和亞晴,說什麼亞諾都不能承認哲瑞口中的那個女孩子就是自己。

見亞諾就這麼轉身離去,莊亞晴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項鍊,往溪水一扔,

「哎…我的鍊子…」

聽見亞晴的驚呼,亞諾停下腳步,「怎麼了…」

手指向溪水,「我的鍊子掉進水裡,可是,」臉上帶著驚慌的表情,「我怕水…」

將手電筒照射溪水,但眼前一片黑漆漆,什麼都看不到…

「怎麼辦…那是我爸送我的生日禮物…我卻把它弄丟了…」說著說著眼淚都流了出來…

「妳有看到掉到哪裡嗎?」這裡的溪水流的很平緩,鍊子掉進水裡應該不會被沖遠…

手指向某一方,「好像是那邊…」亞晴一臉可憐兮兮的…「還是我去找哲瑞‥」

只見亞諾脫下鞋襪,「不必了,我下去找,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話才說完她已經踏進溪水裡,

冰冷的溪水讓亞諾皺了下眉頭,但卻不敢遲疑的往剛才亞晴指的方向慢慢走去,

只見她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伸進水裡摸索著,「天哪…在哪裡…」

就在亞諾覺得冷到快發抖時,她的腳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手往那方向摸去…

「是這個嗎?」將手中的鍊子揚起,用手電筒照射著那條鍊子…

沒想到亞諾這麼快就找到,亞晴的表情有些僵硬,「呃…是呀!謝謝妳了…」

幫忙找到東西的亞諾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移動腳步往回走,但…

「啊…」一聲驚呼,只見亞諾突然跌進溪水裡…「我的腳…」

亞晴見狀…「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怎麼突然。

「我剛才踩到長了青苔的石頭了,」亞諾吃力的想站起來,但右腳卻使不上力,「腳好像扭到了…」

往前跨了一步,只見莊亞晴就要踏進水裡,但突然想到什麼…

「亞諾…妳忍一下,我去找人來幫忙…」然後她頭也不回的往營地方向跑去。

此時在營地喝著咖啡的其他人正聊著,只見子楓不時往溪邊看去,算算時間她們也該回來了,

才剛想完,就看見莊亞晴一臉驚慌的跑回來…

「怎麼只有妳一個人,亞諾呢?」子楓連忙攔住她。

但莊亞晴只是朝著哲瑞喊著,「亞諾跌進溪裡,你快去救她…」

所有人被莊亞晴的話嚇到,哲瑞看向子楓,「我們快過去…」

就在他們往溪邊去時,娜娜拉拉青陽的袖子,「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她看著莊亞晴的背影,「明明是亞諾跌進水裡,她怎麼會跟哲瑞哥說呀?」

而且剛才子楓問,她完全忽視不理會,怎麼會這樣…

其實今天一整天下來,青陽都覺得有些奇怪,包括莊亞晴看亞諾的樣子,

還有她不時看向哲瑞的表情,總覺得…亞諾會跌裡水裡原因不單純。

「不就是洗個東西嗎?怎麼會跌進水裡了…」懷中抱著扭了腳的亞諾,子楓臉上滿是擔憂,

跟在他們後面的哲瑞也擔心亞諾的狀況,而莊亞晴只是不時看著哲瑞的表情…

「就…等一下…」亞諾突然要子楓停下腳步,只見她將手中的鍊子交還給亞晴,「還好有幫妳找回來。」

臉上的表情明顯的不自然,莊亞晴僵硬的伸出手接過那條鍊子,

「謝謝妳,真不好意思,害妳扭到腳又全身濕。」

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這沒什麼,妳怕水那就我來幫妳呀!而且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亞諾反而覺得不好意思,還要子楓來救她。

一聽見亞諾的話,哲瑞先是一愣,懷疑的眼神看向身後的亞晴,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說謊。

「我們快回去換衣服,妳這樣會感冒的。」子楓的臉色依舊難看,在沒確定亞諾真的沒事之前,

他沒有辦法放心,繼續往營地方向快步前進。

哲瑞卻伸手拉住越過他的亞晴,「我們談一談…」

夜晚降臨大夥各自回到帳篷裡休息,亞諾就這麼躺在子楓懷裡,

「妳的腳沒事吧?」再三確認她腳上的傷,剛才可真是把子楓給嚇壞了,

頭埋進子楓的肩窩,亞諾撒嬌的搖了搖頭,其實剛才摔進溪水裡,因為腳扭了無法動彈,

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還好亞晴趕緊通知子楓,不然她不知要在水裡泡多久。

手臂又收緊了些,子楓下巴擱在亞諾額頭上,確認她沒發燒,「妳會冷嗎…」

夜晚溪水冰冷,剛才把亞諾救上來時,她幾乎全身濕透,而且體溫下降了不少。

再次搖頭,「有你在,我不冷…」然後想起他們第一次露營,子楓為了幫她撿那個

喉糖盒子,也是不小心摔進河裡,亞諾嘴角揚起一抹笑…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來露營的時候嗎?」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忘記那一天。

「記得呀!有人偷溜進我的帳篷,還脫到只剩一件內衣抱著我…」故意逗弄小妻子,

這事也是他們婚後突然聊起的話題,當時亞諾跟子楓細數差點被發現是女生的時刻。

只是,子楓的語氣只換來小妻子不滿的抗議…

「我是看你身體不舒服才會…」看他說的好像被吃豆腐一樣,吃虧的可是她耶!

好笑的輕吻一下亞諾的額頭,「逗妳的…喂…如果那時…」

記憶突然回到當時那一刻,「我突然醒來看見妳,那妳怎麼辦…」

從沒想過這件事的亞諾,側過身頭枕在子楓的手臂上,認真的想著…

「那…就只能哭著要你負責囉…」一臉調皮的抬起頭看著丈夫,亞諾笑的燦爛…

亞諾的回答反而讓子楓先是一愣,然後跟著笑了出聲,

其實這個問題,子楓自己也是現在才想到,如果當時發現亞諾是女生,

在那個情況之下,他會生氣嗎?還是會高興?

時光無法倒流,一切無法再追溯,但讓子楓再確認不過的事,就是他愛琵亞諾…

無論事情如何變化,這件事都不會被改變…

####################

一早在廚房準備好早餐的鳳姐,此時正小心煮著爐子上的薑茶,

昨天他們結束露營活動回家,她就發現亞諾走路怪怪的,

一問之下才知道她跌到水裡去了,這溪水這麼冰,萬一感冒那可就不好了。

所以她一大早替媳婦煮了這薑茶讓她去寒氣。

「媽…早安…」只見子楓和亞諾同時下樓,他們來到飯廳,

看亞諾的氣色好很多,鳳姐這也才鬆了口氣,「你們快吃吧!等一會要上班了呢!」

然後從櫃子裡拿出保溫瓶,「亞諾呀!我煮了些薑茶讓妳帶去樂園喝,要記得唷!」

其實她根本就沒事,是子楓太大驚小怪了,但為了不讓鳳姐擔心,亞諾還是笑著回應。

一如往常,亞諾在傍晚的時候會到羊舍看看小飛,跟她說說話…

在這期間保育人員還來到羊舍替小飛補充了乾草和水,亞諾還跟她聊了幾句。

在子楓打電話給她,說時間差不多該下班了,亞諾這才離開羊舍,離去前她再三檢查了羊舍的門。

夜深人靜的時刻,子楓放置在桌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他立即起身去接電話,

一旁的亞諾也揉了揉眼睛,心想這個時間會是什麼人…

「喂…我杜子楓…嗯…你說…」聽著電話另一頭的消息,子楓身體突然一僵,

「你說什麼…羊舍的門沒關好,小飛不見了…」

原本還帶著睡意的亞諾立即驚醒,她今天下午還跟小飛玩了好一會才離開,怎麼會…

「好,沒關係,我們馬上過去…你們先在附近找一下,記得注意安全。」

在子楓交代對方同時,亞諾已經起身到衣櫃前幫他找好衣褲,自己也已經開始換下睡衣。

結束通話後,子楓將手機往床上一放,立即換衣服…

「羊舍的門怎麼會沒關好呢?」動物區每天都會有人巡守,下班前工作人員不都會再三檢查的嗎?

擔憂全寫在臉上,「只有小飛不見嗎?」亞諾看著已經換好衣服的子楓。

「嗯,工作人員說他們確認過了,只有小飛不在羊舍裡。」看著亞諾的臉色發白,子楓摸了摸她的臉,

「還是妳在家等我的消息,我看妳這樣…」前幾天去露營,亞諾摔進溪水裡,身體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而且她扭傷的腳這才好轉許多,他不想讓亞諾來回奔波。

「我不要…」想也沒想的立即回絕,她沒辦法就這樣待在家裡等消息,「讓我一起去…」

明白亞諾擔憂的心情,子楓也沒再勸說她,只是幫她和自己拿了外套就出門。

當他們來到樂園,哲瑞也已經到達,而亞晴也站在他身邊,子楓看見他們…

「你們怎麼也來了?」這種事工作人員應該不會回報給獸醫才是,怎麼…

「今晚亞晴留守,我接到她的通知才來的,」哲瑞看向一臉擔憂的亞諾,

「放心,小飛她膽小,不敢跑太遠的。」

一行人來到羊舍,子楓立即找了今晚守夜的工作人員,「找到了嗎?」

無奈的搖了搖頭,所有人的擔憂全寫在臉上,「我們在這附近都找過了,但都沒看到小飛…」

「羊舍的門怎麼會沒關好呢?到底怎麼回事呀?」小飛不見了,亞諾超擔心,

一心只想快點把她找出來,但事情總是要弄清楚才行。

「當時特助從羊舍出來後,我們想特助一向會把門關好,所以才沒特別去注意,沒想到…」

一聽見工作人員的回答,亞諾整個人呆愣住…

「所以…是我沒把門關好?」罪魁禍首是她自己,但這怎麼可能,下午她明明有確認過呀!

但…照工作人員的說法,亞諾還在羊舍裡時,就已經有其他員工補好小飛的乾草和換水,

所以不會再有人去羊舍,因此,最後一個離開羊舍的人,就是亞諾了。

原來,小飛會不見,都是因為她,心裡開始責罵自己,怎麼會如此粗心,不是每次都再三提醒自己了。

看著亞諾的表情變化,子楓知道她又開始胡思亂想,握住她的手,但卻發現她的手好冰。

「妳沒事吧!別想太多了…」

但下一秒,亞諾從剛去找小飛的員工手中拿了手電筒,「我要去找小飛。」

子楓馬上拉住亞諾,「妳冷靜一點,乖乖待在這裡,我去找就好。」她的臉色不好看。

而且他真的不放心她腳上的傷,這外面一片漆黑,難保不會出什麼意外。

「你覺得我能在這裡等消息嗎?」她要去找小飛,親自把她帶回來。

知道自己無法讓亞諾乖乖聽話,子楓只好再跟員工要了手電筒,準備跟她一起去。

「不如,我們也一起去吧!」莊亞晴揚起手中兩隻手電筒,一隻給了身邊的哲瑞。

「人多找比較快,而且,也比較好照應。」

過沒多久,他們一行4人開始往樂園旁的樹林走去。

發覺亞諾似乎有些心急,哲瑞拉了下子楓,「你要多注意亞諾的狀況,我覺得她…」

明白哲瑞擔心亞諾,子楓拍了下他的肩,「放心,亞諾的狀況我一直看著。」

走在前方,手電筒不放過四周草叢,一發現什麼立即停下腳步仔細瞧…

今天才有員工回報,樂園附近出現了一些流浪動物,這讓亞諾更加擔心,

小飛畢竟是隻小羊,如果在外面被那些流浪的動物盯上了…她完全不敢再想。

想著想著,不自覺的腳步加快,但才剛好的腳傷似乎有些疼痛,

跟在亞諾後方的子楓也察覺到了,正想向前要放慢腳步,

但…子楓的手機突然響了,原來是鳳姐發現他的車子被開走,打電話問怎麼回事。

在他停下腳步接電話同時,子楓用眼神示意哲瑞繼續跟著亞諾。

但哲瑞才前進沒幾步,他的手機也響了,原來是一名常去他獸醫院的飼主,

他養的狗狗在半夜突然不舒服,對方知道哲瑞回國了,才打電話請教他。

結束和鳳姐的通話後,子楓抬頭一看,就看見哲瑞站在他前方不遠處,

而亞諾和莊亞晴已經不見蹤影,他來到哲瑞身邊…

「林先生,你就先這樣處理看看,這樣狗狗應該會比較舒服一些…」結束通話後,

哲瑞這也才驚覺,她們兩個女孩子不知走哪去了…

「子楓,不好意思,還好亞晴還跟著…」

「沒事,亞諾在找小飛,我想腳步也不會太快,我們快去找一下…」

雖然這麼回答,但子楓還是心急如焚,就是因為莊亞晴跟著,他才覺得不安。

他們去露營時亞諾摔進溪水裡,子楓總覺得奇怪…

眼前重要的事快找到他的小妻子,如果那個莊亞晴有問題,總會露出馬腳的。

雖然拿著手電筒,但走在黑漆漆的樹林中,視線還是有些影響,

突然,亞諾照到不遠處似乎有一團什麼東西在草叢邊,

「亞晴姐,妳看那個是什麼?」四周太暗了,她無法分辯,但從外觀看來,似乎是某種動物。

只見莊亞晴走向前,先是一愣,回頭看了一眼正專注在那團不明物體的亞諾…

「小…小飛…」莊亞晴手摀著嘴,一臉不可置信…

一聽見亞晴的話,亞諾整個人都傻了,她不相信的搖著頭,「不…不可能…那不是。」

淚水奪眶而出,亞諾覺得全身的力氣被抽離似的,已經忘了腳踝的疼痛,她一步步往前進,

當她看到眼前那一團白色的物體,整個人虛軟的跪了下來…「不…不…小飛…」

站在一旁的莊亞晴看著突然放聲痛哭的亞諾,頓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因為她沒想到,亞諾會哭成這樣…一時之間,她反而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小飛…都是我不好…」自責內疚湧上心頭,如果今天她離開時有多注意一下羊舍的門,

現在也不會變成這樣的情況,小飛會好好的待在羊舍,明天她去看小飛時…

哭的痛徹心扉,這是子楓親自接生,照顧長大的小飛,卻因為自己的疏失變成這樣。

雙手環抱著自己,亞諾低著頭淚水不停的滑落臉龐,卻沒發現站在自己身邊的莊亞晴看著她的眼神有多冷。

「不要…小…小飛…」忍不住朝著天空大吼出聲…

在不遠處的子楓聽見這聲音心頭一涼,「亞諾出事了?」不敢停下腳步,他朝著聲音前進,

跟在他身後的哲瑞也聽見了亞諾的聲音,「亞晴不是跟在她身邊嗎?難道…」

當兩個人來到亞諾和亞晴所在的地方,子楓不敢相信眼前那個,是他捧在手心呵護的亞諾…

快步來到她身邊,「怎麼了…」小心的摟住她冰冷的身子,仔細察看她的身上,還好沒受傷,

只是,剛才那一聲究竟…抬起頭,子楓看向站在一旁的莊亞晴,「亞諾她怎麼了…」

懷中的亞諾指向前方,「小…小飛…亞晴姐說…那是小飛…」她的眼神空洞,臉上滿是淚水。

順著亞諾指的方向看去,子楓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他不敢相信的盯著眼前那一團物體…

哲瑞也來到他們身邊,莊亞晴見情形不對,上前就想去阻止他,但…

手電筒照射到那團白色物體,哲瑞往前走了幾步,仔細觀察,然後才鬆了口氣的回頭…

「那不是小飛…」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哲瑞目光來到莊亞晴…以她的專業,不可能判斷不出來。

頓時止住淚水,亞諾和子楓同時看向哲瑞…

「這只是一隻體形跟小飛很像的狗,不是羊…」

哭到沒力倒在子楓懹中的亞諾不解的看向哲瑞,「你沒騙我?那不是小飛…可是…」

看向剛才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亞晴,她有什麼理由要騙自己呢?

還是…「哲瑞哥,你是在安慰我的嗎?」為了不讓她難過,哲瑞才這樣說的嗎?

此時,子楓的手機響了,「喂…小飛找到了?」低頭看著同時抬頭看向自己的亞諾。

看見她的眼神充滿懷疑,子楓立即對電話另一頭的人說,「用視訊通話…」

一直到她看見手機視訊畫面中小飛在羊舍裡吃著乾草的樣子,亞諾這才放下心,

「小…小飛…」伸出手摸摸螢幕中那再熟悉不過的可愛小羊,亞諾突然覺得眼前一黑…

「亞諾…」驚覺懷中的人昏了過去,子楓連忙將手機放到一邊,手輕撫她的臉…

「發燒了…」一定是露營時跌進水裡,剛才又傷心過度造成的…

子楓先將口袋裡的車鑰匙交給哲瑞,然後將亞諾橫抱起,

「等一下要麻煩你了…」話才說完,子楓抱著亞諾往樂園方向走去,

在經過莊亞晴的身邊時,「妳最好祈求亞諾沒事…」子楓冷到谷底的聲音,

還有他的眼神,讓莊亞晴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她沒有想到亞諾對小飛這麼認真,

其實她沒有料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一回神,發現哲瑞站在自己面前,

他看著她的眼神好冷…冷到她有點想離開現場,不想面對哲瑞。

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哲瑞就這麼跟在子楓身後,現在最重要的是亞諾的安危。

在醫院急診室裡,亞諾躺在床上還沒醒來,只見她右手手腕上吊著點滴,

醫生說她有些感冒,再加上受了刺激,才會體力不支暈倒,不過身體沒什麼大礙。

而且腳踝上的扭傷也已經做了處理,不用太擔心。

等她醒來確認沒事就可以回家了,兩個男人坐在椅子上,子楓目不轉睛的看著躺在

病床上的亞諾,不停的思考著最近發生的事,此時,他的手機響了…

「哲瑞…我去接個電話…」拿出手機,子楓往急診室大門走去。

低著頭,哲瑞不停的想著剛才在樹林發生的事,他不懂…

那一看就知道不是小飛,亞諾因為心急沒有仔細分辨,但亞晴呢?

在參加無國界獸醫團隊時,她的專業是不輸給自己的,羊和狗,她會分不出來…

一股不好的念頭閃過,他想起露營時亞晴曾說過的話,

「原來你還記得我很會游泳,那你怎麼會忘了當初是怎麼跟我爭第一的?」

那時哲瑞找亞晴問清楚亞諾的事,沒想到她竟然會說出這番話。

「以前那個極力爭取的楚哲瑞到哪去了?你明明很喜歡琵亞諾,為什麼不去追求…」

亞晴的話讓哲瑞震驚,「妳怎麼會知道…」他從沒說過亞諾的事。

「因為你曾跟我說過,你有一個放在心裡很久很久的女孩子,你很喜歡她,那個女孩子,

不就是琵亞諾嗎?既然你喜歡她這麼久,為什麼不去爭取?」

莊亞晴激動的拉著哲瑞的手臂,「這一點都不像你…」

將她的手拉下,「妳也看到了,子楓和亞諾彼此相愛,而且,我們現在就像兄妹一樣…」

就是因為明白這一點,哲瑞才會回來,然後接下樂園獸醫的工作,

不然這一切沒放下,對他來說只是痛苦而已。

「你明明就還在意她…」不相信哲瑞的話,「如果你不敢,那我可以幫你,就像當初我們競爭一樣。」

「夠了…」哲瑞不可置信的看著莊亞晴,「亞諾對我來說,就只是妹妹,如果妳想再做什麼,」

他不能讓亞晴做出傷害子楓或亞諾的事,「那我就去跟子楓說這一切,讓他辭退妳。」

一直以為那次他跟亞晴說清楚後,她就會放棄,但…

「哲瑞…」子楓的聲音打斷他的思考,「我看你先回去吧!這裡有我…」

 整個晚上這樣折騰,他明天還要替樂園的動物做健檢呢!

沒有回絕子楓的好意,哲瑞只是拍了下他的肩,然後將口袋的車鑰匙還給他,

「你開我的車回去吧!等亞諾醒來我可以叫車…」這個時間點,只怕搭不到車回去。

哲瑞搖了搖頭,「你忘了我家就在附近,我走回去就好了。」將鑰匙交還給子楓,

「你自己也要休息一下,還要照顧亞諾呢!」

等到哲瑞離開,子楓背靠著椅背,想著剛才的那通電話,原來所有的事情根本不是這樣,

原本以為最善良無害的,其實才是最可怕的。

「子…子楓…」病床上,亞諾慢慢張開雙眼,沒弄清楚她在什麼地方…

聽見亞諾的聲音,子楓回過神來,「妳醒了…」連忙來到她身邊,不等她開口問,

「剛才找小飛找的那麼急,一個不小心發燒了。」

明白的點了點頭,亞諾突然想到,連忙拉著子楓的衣服,「小飛在哪裡找到的?」

留守員工四周都找遍也沒發現,他們找到外頭樹林去也沒看到,那小飛究竟…

「小飛根本沒出園區,她在乖乖的羊舍裡。」這是剛才他接到的消息,員工回報說,

他們再次確認,才發現不只小飛羊舍的門被沒關上,連乖乖那裡的門都被打開了,

可能小飛走出羊舍後覺得害怕才去找媽媽,大家都只注意小飛不見,卻沒想到要去乖乖羊舍找。

「可是…」亞諾有些不明白,「如果是我沒把小飛的門關好,那乖乖那邊的門…」

開啟這道門的人又會是誰…這個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只見子楓沈默了一會,然後將亞諾摟進懷中,「妳現在什麼都別想,好好休息把身體養好。」

靠在子楓的懷裡,亞諾察覺到他刻意在迴避這個問題,是因為他查到了什麼,現在不方便說嗎?

沒有再多問,她只知道現在好累…

「對了,今天的事別跟我爸媽說,別讓他們擔心了。」之前才因為意外住進醫院,現在又進了急診室,

爸媽要是知道了不叫子楓關她禁閉才怪呢!

輕輕點了點頭,「我知道…妳再休息一下,等沒事了我們就回家…」

明天,他要把所有事情做一次解決,不管對方用意是什麼,她傷了亞諾是事實,他…絕不輕饒…

######################

送亞諾回家後,子楓梳洗了一番,換上乾淨的衣褲,出房門前他看著躺在床上休息的小妻子,

輕輕的來到她身邊,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然後是臉頰,鼻子,最後是她的唇…

再次確認她的體溫正常,子楓這才離開房間下樓,跟鳳姐說了亞諾的狀況後,他就前往樂園,

來到樂園,他沒有馬上進辦公室,而是來到監控中心,這裡是掌管園區內所有大大小小監視設備的地方,

子楓坐在螢幕前,看著監控中心人員調出的監視器畫面…

「總經理…有了… 」

看著畫面中的影象,子楓冷冷的笑了下,「把這段畫面copy給我…」

一個小時後,子楓把哲瑞和亞晴找來辦公室,這種事他不想瞞著哲瑞。

「昨天小飛羊舍門被打開的事情,我調查過了…」坐在皮椅上,子楓沒放過莊亞晴所有表情。

只見她有些慌張,甚至不敢直視子楓,「員工不是說了,是亞諾沒把門關好嗎?怎麼…」

不只是莊亞晴,就連哲瑞聽見子楓的話都感到訝異,他看向身邊顯得有些不安的亞晴。

手指輕敲著桌面,子楓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昨晚員工也向我回報一些事情。」

站起身,他走到辦公桌前,優雅的靠在桌緣…「他們說,是莊醫師通知小飛不見的。」

身體明顯的一僵,莊亞晴嚥了口口水,「我正好在巡視羊舍,然後發現小飛不見…」

揚起單眉,子楓顯然不相信她的說詞,只見他將桌上的筆電轉了個方向,螢幕朝向他們,

然後從口袋拿出一個隨身碟插上,開啟隨身碟的檔案…

畫面中,羊舍的門是被關上的,但沒一會,出現了一個人影,她偷偷的進入小飛的羊舍,

之後她再走出羊舍,懷中抱著的,正是昨晚大家以為失蹤的小飛,

接著畫面又跳到乖乖的羊舍,只見那個人小心的將小飛放置在乖乖身邊,

而且她似乎不想讓小飛被發現,刻意將她放在靠牆的位置,四周還用些乾草遮蓋了一下。

在走出羊舍時,似乎聽見什麼聲音,來不及關上門就快步離去。

緊接著畫面又跳到10分鐘之後,只見剛才抱走小飛的人回到已經空了的羊舍,然後大聲喊叫著。

看完整段畫面,哲瑞已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因為那個讓大家誤以為小飛失蹤的,

正是站在他身邊的莊亞晴,而此刻這個罪魁禍首,則是全身發抖的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有什麼要解釋的嗎?」他杜子楓向來公平公正,會給任何人辯解的機會,當然…

最後的決定權依舊掌握在他手中,而且是一開始就確認了。

明白自己再說什麼都沒用,莊亞晴用顫抖的聲音回答,「沒…沒有…」

聽見她的回答,子楓倒是覺得挺訝異的,他還以為莊亞晴會想說些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做…」既然沒有要辯解的,那廢話就不用多說了。

視線看向身邊的哲瑞,莊亞晴突然覺得眼眶一熱,「因為…哲瑞喜歡亞諾…」

這話一出口,哲瑞生氣的閉上眼,讓自己別太過激動,但…

「上次露營的時候,我不就說過了,亞諾是我的妹妹…」他真的沒想到,亞晴會誤會成這種地步。

而且還做了傷害亞諾的事,這下,他要怎麼面對子楓…

虧他還一直跟子楓說,要好好照顧亞諾,要給她幸福,結果帶給她最大危機的,竟是自己…

「你口口聲聲說把亞諾當妹妹,但你的眼神卻出賣了你…」再也受不了的失控大吼,淚水也跟著潰堤。

「每次你一看到子楓和亞諾,你的表情就變的不一樣…你這不是還沒放下是什麼?」

「所以,妳藉由傷害亞諾,來引起哲瑞對她的關愛是嗎?」子楓站直身體,看著眼前這個明明是個

成熟大人,思想做法卻如小孩一樣幼稚的女人,「妳有沒有想過,如果亞諾真的出了什麼事…」

想起這陣子發生的事,子楓表情冷若冰霜,他移動步伐來到莊亞晴面前…「這代價,妳承擔的起嗎?」

其實昨晚當她看見亞諾的樣子,莊亞晴是後悔了,她自己是一名獸醫,也面臨過許多和動物死別的

時刻,她明白那種痛有多難受,她昨晚是不該拿小飛來刺激亞諾的。

但…她想起哲瑞,她倔強的抹去臉上的淚,「不管代價如何,我只知道,亞諾是屬於哲瑞的…」

這話一出口,哲瑞整個人都快失控了,怎麼她就是搞不清楚狀況呢?

「如果你沒有出現,他們會在一起的…」這是一直在她腦海中的想法,而且深信不疑…

沒有被莊亞晴的話激怒,子楓反而笑了,他笑著搖頭,「這事…妳找亞諾確認過嗎?」

深陷在愛情裡的人全是傻子,這句話反映在莊亞晴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妳確定,我沒出現在亞諾的生命裡,亞諾和哲瑞會在一起?」

子楓的話重重敲擊在莊亞晴心上,她低下頭思考著這個問題…

她的動機已經很清楚,所有的審問有了結果,子楓看向一臉不知所措的她。

「現在開始,莊亞晴…停職。」沒有給任何人反駁的機會,「至於之後繼續任用還是解僱…」

子楓看了哲瑞一眼,「我會發部人事命令。」

杜家大門外,被停職的莊亞晴在子楓的同意下,獨自來探望在家休息的亞諾,

在樂園子楓的那番話讓莊亞晴心裡產生了疑問,她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所以她來了。

和亞諾坐在前庭,雖然經過休息,但亞諾的臉色依舊有些蒼白…

「我想…我得跟妳說聲對不起。」放下手中的茶杯,莊亞晴打破沈默,這是她該給亞諾的道歉。

其實亞諾心裡有底,這幾天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今天就算莊亞晴不來找她,她也會去問個清楚。

「為什麼要這麼做?」她看的出來,莊亞晴是喜歡哲瑞哥的,但這又跟她有什麼關係?

「在我們畢業的那一年,我跟哲瑞告白過…」這件事一直壓在她的心上,「當時我失敗了…」

亞諾恍然大悟,所以莊亞晴才會在溪邊跟自己說那一段過往,原來她也是那些女生其中一個。

「當時哲瑞告訴我,他在等一個女孩,一個不知身在何處的女孩,」想起這段往事,莊亞晴還是

忍不住難過,「雖然當時我們說好還是朋友,但…」淚水悄悄的滑落,她伸手抹去…

「多年後再次相聚,他跟我提起許多關於妳的事…」抬起頭看著亞諾,臉上帶著苦澀的笑。

「我大概猜的出來,妳就是哲瑞當年在等待的女孩,只是,妳愛的不是他,而且還結婚了。」

她一直以為,哲瑞可以找到他一直想守護的女孩,並且跟她共創美好的未來,

但最後事實不是這樣,莊亞晴無法接受,當年她放下這段感情,就是要看見哲瑞幸福,

而且讓她更生氣的是,哲瑞竟然沒有盡全力去追求自己的愛情…

這不像當年跟她爭奪第一名的楚哲瑞。

「所以,妳想幫哲瑞哥把我追回去?」亞諾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想法這麼天真的人,

難道她不明白,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嗎?

沒有回答亞諾的問題,「我問妳,如果…妳沒有遇見杜子楓,那妳和哲瑞…」

這是早上子楓丟出來的問題,她也想知道答案…

「不可能…」沒有任何遲疑,亞諾回答的堅決,「就算子楓沒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哲瑞哥,依然是我的哲瑞哥,不會再有別的了。」

聽見亞諾的回答,莊亞晴明白了,原來從頭到尾,都只是她的自以為…

一個人自信太久,會失去正確的判斷,莊亞晴自嘲的搖了搖頭,

「我真的很抱歉,做了這些事傷害妳…」這不是她的本意,她無心要傷害,只是單純的…

握住她的手,給莊亞晴一個她不會在意的笑容,接著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相簿。

「我有一些秘密,想讓妳知道…」將幾張照片傳到莊亞晴手機裡,亞諾笑的有些神秘,

「這些照片,妳慢慢研究,我有點累了,想休息…」

沒有再做停留,莊亞晴離開了杜家,坐在路邊涼亭裡看著亞諾傳給她的照片…

那些都是亞諾趁他們沒注意時拍下的,而照片中的哲瑞…訝異的摀住嘴,亞晴沒想到,他竟然…

忙完今日排定園區內動物的健檢,哲瑞再次來到總經理辦公室,

看見哲瑞出現,子楓嘴角有著一抹神秘的笑,似乎在等他過來。

「那個,我想跟你談談亞晴的事…」雖然這次亞晴做的有點太過,但哲瑞還是希望她能留下…

只是,他明白子楓有多愛亞諾,他實在沒把握能勸說…

放下手中的筆,抬起頭看向有些無措的哲瑞,忍不住笑了出來…

「如果確定了自己的心,就別讓幸福從手中溜走,」背靠在椅背上,看著哲瑞訝異的看著自己,

「我和亞諾都希望,你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明白子楓的話,哲瑞沒有遲疑的往外走,他的話重重敲在心上,

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不在亞晴做了這些傷害亞諾的事情之後,他還是希望她能留下,

直到剛才那一刻,哲瑞才明白,他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那個總是認真做好每件事的女孩。

拿出手機找到亞晴的號碼撥打出去…還好她沒關機,而且還接了他的電話…

「亞晴,妳在哪裡?我有很重要的話要告訴妳…」深怕對方會不明白自己的心…「我想告訴妳,

我喜歡上妳了,而且是很喜歡的那種。」

感動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莊亞晴站在樂園門口,看著哲瑞邊講電話邊往大門前進的樣子,

「我知道…我也一直都很喜歡你,從那次跟你告白後,一直都沒變過。」

想起亞諾傳給她的照片,每一張照片都是哲瑞用深情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那一剎那。

她感受到了,此刻她才明白,最傻的人是她,竟然沒發現,哲瑞對自己態度的轉變…

另一方面,在哲瑞離開辦公室後,子楓就撥了電話給亞諾…

「我都跟哲瑞說了,他現在去找亞晴。」

「真的嗎?」聽見這樣的事,亞諾開心的笑了,然後又想到剛才亞晴提到被停職的事…

「那個,子楓…我有件事…」

「別跟我說妳要幫莊亞晴求情,讓她別被辭退…」他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小妻子在想些什麼,

只是這次的事情太嚴重,「她這麼對妳,妳還要幫她求情?」

回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說她不氣莊亞晴是騙人的,但…

「說到底,她也是因為愛才會做這些事呀!而且,你把我保護的這麼好,我一點事也沒有…」

她不想因為這件事,讓樂園錯失一位人才。

「老公…」撒嬌哀求的聲音傳來,光聽她的聲音就知道她又裝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重重的嘆了口氣,誰叫他愛的無法自拔,「等我回去再好好修理妳…」

聽出子楓的暗示,亞諾忍不住羞紅了臉,「謝謝你,還有…我真的真的很愛你…」

雖然一直都知道這件事,但一聽見亞諾說出口,子楓還是有著深深的感動。

隔天,人事命令正式發布,解除莊亞晴獸醫師停職命令,即日回園區報到。

 

#####################

這一整篇看完,有沒有一種【天哪~這也太長了】的感覺…

不要說看文的你們,連我自己都覺得這篇怎麼能寫的這麼長…

雖然寫的很長,但carolwen覺得還滿開心的,

因為carolwen又成功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希望大家會喜歡唷…至於下一篇~

先讓我被榨乾的腦袋恢復一下,才能夠有畫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wen68 的頭像
carolwen68

carolwen 心靈角落

carolwen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珊瑚
  • 亞晴真的是個傻瓜,幸好沒有造成什麼實質上的傷害,否則叫哲瑞哥該如何是好~
    愛情果真會讓人盲目啊。
    不過哲瑞有了喜歡的人了,總算是給他一個善終了XDDD
  • 放心~我是不會讓亞諾受到什麼傷害的,因為我也捨不得呀~

    carolwen68 於 2016/05/23 17:59 回覆

  • Winnie
  • 阿~這篇看得好過癮阿~文真的超長的,辛苦carolwen了!
    愛情真的很容易讓人蒙蔽了雙眼,亞晴,恩很傻,但就是因為有愛,哲瑞哥終於也有個幸福的結局呢~每個人都有著幸福,真好^ω^
  • 這篇完成連我自己都嚇到,不要很開心~至於亞晴⋯應該是被拒絕過,所以才會無法正視眼前的愛情吧!還好我從不寫悲劇,給哲瑞哥一個幸福對大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carolwen68 於 2016/05/23 18:15 回覆

  • agnes3169
  • 文章長度真的破紀錄了,但看得好過癮喔! 辛苦carolwen了!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覺得讓電視劇的劇情更圓滿.
    很多缺憾都補足了,不管是對哲瑞,或是漢昇與Amy的角色都是....
    看完文章都會有很溫暖的感覺耶~謝謝你!
  • 謝謝你~其實寫文不辛苦,反而很樂在其中,
    因為光是想像畫面就覺得開心,
    至於劇中的所有角色,我是真的希望每個人都能有好結果,
    包括不小心誤入歧途的翰昇,
    因此我的小劇場才會一篇又一篇,
    很開心我的文章能溫暖你,我也會加油的~再次感謝

    carolwen68 於 2016/05/24 07:58 回覆

  • 祤晴
  • 好滿的故事啊~看得好開心!
    亞晴的過度自信差點讓她錯失幸福,
    亞諾一貫的善良,其實亞諾跟子楓很像在保護自己的人時,完全看不見別的…
    認定了就認定了。
    他們都幸福了,謝謝你補足了這些。
  • peko匠
  • 亞諾好善良喔~ 真的是讓人又愛又疼入心啊~
    子楓疼愛小妻子亞諾的心意與行為,值得給與大寫的讚!

    然後,亞晴..... 就印證了"愛情是盲目的"這句話,
    陷在迷思之中,無法理智無法真誠,還好最後清醒了!

    好看的文,好幸福的愛情~ 謝謝妳呦~
  • sandyluo
  • 亞諾的善良都會讓人感受到,我覺得讓哲瑞有個好結果也不錯啊!!真是寫得不錯!!
  • Bellflower
  • 呀~~~Carolwen是為了彌補哲瑞哥所以才把哲瑞哥的戀愛故事寫得那~~~麼長嗎!?
    看得好開心啊~~這次文更得比較快呢~而且這篇應該是妳文裡最長的吧!!
    諾諾真的好善良阿~~被這樣ㄔㄨㄥˋ還原諒她又幫她的....換做別人早弄死那女人了(好暴力阿我XDDD)
    已經開始期待你的下一篇了~
  • 李欣容
  • 謝謝版主,讓愛上歌們的"愛"一直延續下去,而不只是停留在主線杜琵.小清新青娜.還有進展神速的超涵組合,現在又多了一組"瑞晴":D
    每次看你的文都覺得好幸福,希望下一篇不要太久唷哈哈~加油~~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豬
  • 密碼是啥?
  • 不好意思
    這篇並無密碼

    carolwen68 於 2016/09/28 08:49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