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二篇楚妍同人文,其實本來還掙扎要不要寫,

但是腦中畫面太強烈,所以就試著寫下來,

其實非凡搭檔那時的消息來的不是很完整,

所以有些內容是純粹腦補出來的,請大家一樣看看就好了…

#####################

看著手機傳來一條條訊息,原本正在吃東西的女孩不禁皺起眉頭,

原本想要打電話確認,正要按下通話鍵的她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將手機放下,

但現在的她卻已經完全沒有食慾,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在工作的時候絕不打擾對方,

更何況,他們現在節目劇組規定,參加的所有藝人在節目錄製時要把手機交給助理,

所以現在的女孩只能乖乖的等待,如果他真的有什麼事,助理也會通知自己吧!

就這樣,女孩就這麼盯著手機瞧…

為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她開啟網站東逛逛西瞧瞧,但…

幾個網站看下來,全都是他錄製節目途中受傷的消息,

有照片,文字敘述,接下來這個甚至連影片都放上了。

再也受不了的撥打他助理的手機,想馬上知道現在的情況…

另一方面,揹著少爺背包的紅紅,一臉擔憂的看著堅持要完成所有關卡的楚河,

這一路上不少人勸說他,要他先停下來讓醫療小組確認一下傷勢。

但楚河就是不想拖累搭檔,堅持往前進…

「楚河呀!」濛姐看他這樣,著實感到不捨,「我沒那麼在意名次的,你就先…」

「我沒事…」這句話他自己都數不清究竟說過幾次了,心裡明白就算完成所有關卡,

他們這組的成績也不會太好,但陳楚河就是不想放棄,這是他和雅妍的約定,

對每件事都要全力以赴…

一旁的加油聲此起彼落,楚河額頭上怖滿汗水,讓人分不清是因為關卡還是腳痛。

手中緊緊拿著手機,紅紅好幾次想要打電話給遠在台灣的某人,

但卻因為楚河的眼神制止而作罷…

正當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手機的震動讓她嚇了一跳,差點沒讓手機變飛機。

一看見來電顯示,紅紅整個人像看見救世主就在面前似的,連忙按下通話鍵…

「姐…妳終於打來了。」刻意壓低音量,在這種情況之下,她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聽見紅紅的聲音,雅妍就知道他的情形比她想的嚴重,「他還在錄節目嗎?」

他對工作的認真,她不是不知道,就像那次在天台,明明眼角受了傷,

還是堅持補妝不去醫院,但他的執著,雅妍都明白。

「是呀!哥腳傷的不輕,可是誰勸都沒用,連濛姐說了哥還是一樣。」

這才是陳楚河呀!電話另一頭,雅妍雖然擔心,但還是要自己冷靜,她想了一下…

「紅紅,妳等一下趁著拿水給楚河的時候,跟他說…」

原本以為會是多有殺傷力的話…

「蛤…」紅紅嚴重懷疑自己聽錯了,「姐,妳確定嗎?」

真的要這樣跟哥說嗎?目光望向還在挑戰關卡的楚河,紅紅頓時傻了。

「對,就這樣跟他說…」現場節目錄製中,楚河不能講電話,而且在場圍觀的粉絲應該也不少,

「有什麼事妳再打給我,等節目錄完我再跟他連絡,就這樣…」簡單明瞭的說完,

在紅紅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收線了…

突然覺得,這是上天給她的考驗,終於等到這一段錄製結束,

所有人休息等著下一段進行,濛姐擔心的看著臉色不太好的少爺…

「你真的沒事嗎?」這臉色看起來不太對,「我們先暫停吧!」

此時,只見紅紅硬著頭皮來到楚河旁邊,「那個…」邊將水遞給少爺,邊壓低音量說著…

「剛才姐打電話來過了…」

一如往常,楚河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淡淡的回問,「妳都跟她說了…」

連忙揮著手表示不是她,然後又發現自己動作太大,「這現場多少人在Live…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哪輪到她來通風報信,看看這四週,多少粉絲拿著手機拍照錄影然後上傳的,

深怕自己的第一手消息被別人搶先,自己的就不是頭條了。

紅紅說的也是,知道這些粉絲是為自己好,一路上一直勸說自己停下來看看傷勢,

但…他自己很明白,這一停下來,後方的人就會馬上追過去,這是竸賽節目,

他不能成為拖累對方的那個。

「那…她說什麼了嗎?」現在這種情況,她應該很生氣吧!

只見紅紅面有難色的看著楚河,然後…「姐說,要你好好錄完節目,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

說完,準備看某人立即生龍活虎的繼續前進。

可是…紅紅有些呆愣的看著還坐在原地的楚河,他似乎在思考些什麼事情。

大約過了10秒…「先暫停吧!讓醫護人員幫我看一下,順便拿個冰敷袋給我…」

完全定格,紅紅嚴重懷疑自己聽錯了,現在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楚河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但想到至少他肯暫時休息一下了,

只見紅紅終於鬆了口氣,然後跑向工作人員的方向。

在一旁休息的王濛看見這一幕,她大概知道紅紅口中的那個姐是誰,

但怎麼他們一路上好說歹說楚河就是堅持,那通電話一來,他馬上就乖了…

當然,王濛也擔心是楚河的腳傷真的太嚴重,她自己是運動員,身上大小舊傷讓她吃了不少苦。

「你腳真的很痛的話,咱們就暫時別錄了,我無所謂的…」

節目錄製到現在已經是最後的階段了,這期間他們從互不認識到相互扶持,

對她這個面對比賽只想贏過對手的人來說,夠了…

只見楚河對她露出自信的笑容,「濛姐妳放心,我可是硬漢…」看著醫護人員疾步朝這裡過來。

「只是,如果我再不聽話…」想到紅紅剛才說的,楚河笑了,「青蛙會咬人的。」

「蛤…」沒忽略掉楚河說的話,王濛只是愣了一下,「你還真的怕青蛙呀…」

之前是曾聽他問起節目組,應該不會有活生生的青蛙,

那時王濛還以為楚河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他不只懼高,還怕青蛙…

抬起頭,只見楚河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這隻青蛙兇起來…」

「哈啾…」在海峽另一邊的雅妍突然打了個大噴嚏…她揉揉鼻子,

然後慢慢將盤子裡剩下食物吃完,雅妍盯著手機瞧,

「不知道紅紅跟他說了沒,他聽了明白我的暗示嗎?」

拿起手機想再確認狀況,但…剛才她對紅紅說的那麼有個性,現在打去不就弱掉了…

沒多久,手機傳來了訊息,只見紅紅只傳了個"OK"的貼圖,

然後她又上網看看有沒有更新近況,接著她看著幾張粉絲上傳的照片,

這才鬆了一口氣,因為照片中的楚河手中拿著冰敷袋,一旁工作人員手臂上別著醫護人員的辯識章,

那表示他讓醫護人員察看傷勢了。

將空盤子放到洗碗槽裡,先是看了一下手機裡最近的工作行程,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

連忙從衣櫃裡拿出背包,接著撥了電話給她的助理…

「妳說什麼…」電話另一頭的助理姐姐正看著雅妍接下來的工作行程,「妳瘋了嗎…」

就這樣過去找他,不怕被發現嗎?

「可能吧!」一如往常的開朗笑聲傳來,雅妍再三交代著,

「我只是過去看看情況,很快就回來,記得…有事幫我擋著。」不等對方抗議,雅妍已經結束通話,

打開另一個衣櫃,正想收拾幾件換洗衣物,之後只見雅妍看著眼前的衣服思考著,

然後將背包收起來,拿出另一個行李箱,接著收拾了幾件衣褲…

「天氣變熱了,剛好過去把冬天的衣服換回來…」突然停頓想了一下,然後不自覺的傻笑…

「其實也不用換回來啦!就收起來放著就好了。」其他平時用的保養品什麼的他那裡全都有,

不用另外準備,再來就是一如往常,把自己打扮的超級路人。

將行李箱拉鏈拉上,雅妍簡單的跟爸媽說了這幾天的行程後就出門了…

幾個小時後,所有節目都錄製完成,楚河也終於被送到醫院進行治療。

剛才醫生建議讓他住院,因為他的右膝傷的不輕,而且不能再隨便行走,

乖乖躺在病床上,一直注意著手機有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但…除了一些朋友傳簡訊問候,就是粉絲留言問情形如何?

此外,他最想知道的青蛙消息…靜悄悄。

十分鐘前他打了幾通電話過去,但全部轉到語音信箱。

「不是跟紅紅說晚點會跟我連絡嗎?是連絡到外太空去了哦!」

腳傷不能回家已經讓他心情不好,現在手機又安靜無聲。

此時,紅紅的手機響了,只見她看了那號碼,納悶的瞧了躺在床上的楚河一眼…

接著立即想到可能是誰,「哥,我出去接個電話…」

等到紅紅走出病房,不死心的繼續打電話,好不容易沒轉語音了,但卻是在通話中,

這讓他有些擔心,「是在忙嗎?不會是真的生氣了吧!」

上回在英國,他在划船那關把手弄傷了,當時他回到北京時,怒火正旺的雅妍已經在家裡等著。

當時她還警告他,比賽重要但安全第一,再有下次絕不輕饒…

當時他還笑著說,「這種蠢事發生一次就夠了,不會有第二次好嗎?」

雅妍那時聽出楚河是在笑她當初拍戲時,那場躲雨的戲,她接連兩次撞到頭的糗事,

氣的她差點沒立刻飛回台灣不理他了,但這次…

看著自己被固定住的右腳,忍不住嘆了口氣,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撞傷扭到,

但沒想到…他真不敢想像如果雅妍知道了,會有多生氣…

雅妍一到北京就先到楚河的住所,放置好行李後,就看見紅紅傳來的簡訊說他們在哪間醫院,

「天哪!這麼嚴重,都進了醫院了…」沒有時間休息,她直接前往,一到醫院大門

她連絡了紅紅,在醫院大廳會合後,雅妍這才知道原來楚河這次傷的不輕…

「醫生初估,是膝蓋的靭帶斷裂,要開刀…」

說真的,雅妍沒想到聽到的消息會是這樣,所以她有些呆愣住…

「姐…妳沒事吧!」紅紅有些擔心的拍了下她,當初在倫敦站時,少爺事先就知道了,

他和朱珠又會排在同一隊,當時他有許多不滿,明明就跟製作單位提過了,不要再玩這種把戲。

但似乎抗議無效,那時楚河交代了紅紅,要她訂回北京的機票,等這兩場拍攝完畢,他就要退出不錄了。

還記得他們入住飯店準備隔天的錄影那天,少爺把自己關在房裡很久沒出現,

正當所有人以為少爺會拒錄倫敦這場時,他卻反常的跟紅紅說機票別訂了,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

心裡很清楚少爺在房裡跟誰通電話,只是那時間點,姐所在的地方可是大半夜的,

她不是還有音樂劇要忙嗎?都不用睡的呀…

但不論如何,至少那次倫敦危機算是解除,而且少爺也一改對朱珠的態度,好好的面對比賽。

現在看著雅妍,其實紅紅真的很想問她,當初是怎麼勸說少爺的,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雅妍擔心楚河的傷…

「姐…妳先別擔心,這只是醫生初估,他病房在OOO,妳先上去吧!」

跟紅紅道謝過,雅妍壓低了帽子,朝電梯走去。

進到病房就看見那位病號先生低著頭一臉落寞的樣子,目光再來到他的右腳…

而半躺在病床上,因為連絡不到雅妍的楚河,有些落寞的對進門的紅紅說…

「如果妳還有事,就先回去吧,我一個人可以的。」畢竟助理是個女孩子,這樣在醫院照顧他也不太好。

對方沒回應,但聽腳步聲就知道她正往病床這裡移動…

有些不耐煩的抬起頭,但映入眼中的,卻是一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只是…這張臉寫著滿滿的怒氣…

「很會嘛!把自己搞成這樣…」忍住不發飇,雅妍看著那被固定住的右腳,臉上的表情除了生氣,

更多的是心疼和不捨。

「妳幹嘛關機?然後妳剛才在跟誰通電話?」一臉委屈的看著朝思暮想的人,沒有解釋反而先控訴,

「不是說有空會打給我的嗎?」害他以為她真的氣到不想理自己了咧!

輕嘆了口氣,拉了張椅子坐在他床邊,「我關機是因為我在飛機上呀!到了北京,我怎麼知道你們節目

錄好沒,只能先跟紅紅連絡嘛!」伸出手心疼的輕撫楚河的臉,「很痛哦!」

想到他膝蓋傷的那麼重,眼眶忍不住紅了起來。

「怎麼哭了…」握住她還摸著自己臉的手,楚河要她坐到床邊來…

為了避開他的右腳,雅妍繞到他左側,聽話的坐在床邊…

單手環著她的腰,忍不住皺起眉頭,「妳又瘦了…都沒吃飯呀!」

乖乖的讓楚河抱著,雅妍忍不住小小抗議,「我很乖,都有吃飯好嗎…」

順著他的髮,「我很想你…」這是她的真心話,

雖然彼此約定好,工作的時候不打擾對方,但有的時候她還是很想念在遠方的他。

雖然很小聲,但楚河確實聽見了,摟著她的腰,他滿足的笑了…

此時,敲門聲傳來,讓雅妍連忙離開病床,只見她有些擔心的看著楚河,

萬一是非凡的製作單位,那看見她在這裡…當她這麼想的同時,門打了開來。

「哥…是我啦!」只見紅紅頭探了進來,一臉怕打擾到他們似的,

一看見開門的是紅紅,雅妍這才鬆了口氣。

之後雅妍暫時離開,把楚河的一些私人物品先帶回住所去。

這期間王濛跟幾個工作人員到醫院探視楚河,

只是,濛姐有些不明白,怎麼受傷住進醫院的人還能笑的這麼開心?

「我說,少爺呀…」坐在病床旁,王濛已經知道楚河的狀況,

「你現在的情況是一定要動刀了,那…」她自己為了大大小小的比賽也常把自己弄傷,

「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個醫生…」畢竟是自己信任的,她也希望楚河能快點好起來。

默默的沈思了一下,再次抬起頭,楚河依舊帶著開朗的笑容,

「濛姐,謝謝妳,但如果真的要動刀,我會選擇回台灣…」

不是他不相信這裡的醫療,而是為了關心他的家人,媽媽在海峽另一端,

也已經知道這件事,雅妍說她在到北京時接到陳媽媽的電話詢問狀況,

她沒隱瞞,但也要陳媽媽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

######################

小心的扶楚河進門,然後讓他坐在沙發上,因為右腳不能彎曲被固定著,

他只能拄著拐杖行走。

將東西放好,送紅紅搭電梯下樓,「會餓嗎?我煮東西給你吃…」

昨天在醫院時確定他要回台灣動手術,所以不會住太久,

所以幫他將私人物品拿回家時,她已經先去附近的生鮮超市採買一些東西,

拍了拍左側的位置, 要她先坐下來,雅妍聽話的來到他身邊,習慣性窩在他懷裡,

「我把自己弄成這樣,妳都不生氣嗎?」原本以為她會對自己大發雷霆,

狠狠的修理他一頓,但除了一見面那句帶著些許怒氣的話之外,什麼都沒有…

忍不住嘆了口氣,說她不生氣是騙人的,「生氣你的腳就會好嗎?」

為了這個節目,腳弄成這個樣子,楚河心裡一定更不好受,

雅妍不想為了自己的一些情緒影響他,現在最重要的,是陪在他身邊,把腳傷給治好。

摟著她的肩,楚河沒有說話,但心裡卻很感謝她的貼心,

他們之間不需要什麼甜言蜜語,只要短短一句問候,一句我想你就夠了。

「喂…」突然,雅妍想到網路上那些留言,「很多人說,你的好運在遇到我之後就用完…」

話還沒說完,她的唇就被堵住,這個吻帶著些許懲罰的意味,最後還不忘重重的啾了一下。

氣的搥了他一下,「你在幹嘛啦!很痛…」皺眉摸著被吸到紅腫的唇,讓雅妍想起那次拍攝重機吻那天。

當天他們之間的互動已經引起在場很多人的注意,沒想到他竟然會答應加碼那個吻。

不是她不願意配合,而是,當時的劇情內容,加入那個重機吻真的有些奇怪呀!

在導演允許下,他們兩個人還特地到一旁好好的討論了一番,

最後,當然是楚河勝出,但在拍攝時,導演一喊卡,他刻意啾的那一下,

卻讓她差點拍不下去,因為真的讓人很害羞,

沒想到今天,這一幕又再次出現,而他們的身份不再是劇中的杜子楓和琵亞諾,

而是真實的陳楚河和賴雅妍…

「懲罰妳呀!」一手靠在沙發椅背上撐著自己的頭,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不是跟妳說過了,那些留言看看就好了,在意幹嘛?」

低頭將他另一隻手拉過來,把玩他的手指,發現手上又有幾道傷痕,

「看看你,我幫你擦藥…」正要站起身,但卻又被他拉回原位…

將他的小女人擁入懷中,微瞇著雙眼,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人,他們不用小心謹慎…

「遇見妳,不是把我的好運用掉,而是把好運留在身邊。」

不相信他說的話,從楚河懷中抬起頭看著他的臉,「可是你這次傷成這樣…」

「那是因為,妳不在我身邊呀!」輕輕吻著她的臉,滿意的看著她幸福的樣子。

「還記得我在英國的時候,因為知道又要跟朱珠同一隊,想要退出的事嗎?」

輕撫著她的頭髮,那一天的長談,楚河永遠不會忘。

在他懷中笑了出來,「我怎麼可能忘記,那天你氣的留訊息給我說要回台灣了。」

思緒飄回那一天,雅妍正因為舞台劇就要開始了,緊張的有些無法入眠,

正想傳訊息給楚河,問他是不是到英國了,沒想到少爺他已經搶先一步…

看著手機上的訊息文字,「我很快就會回台灣,舞台劇要加油。」

心裡覺得不對勁,所以雅妍撥了電話,果然,響不到三聲,電話就被接起…

「我吵到妳睡覺了?」人在飯店裡的楚河語氣有些懊惱,

明知道她向來淺眠,他不該在這個時間點傳訊息的。

「我還沒睡…」想著他傳來的那段訊息,「非凡錄的不順利呀?」

很少過問他的工作,但雅妍覺得他這次似乎有些不一樣。

說到這個,楚河忍不住嘆了口氣,簡單的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他們為了討論度,又要把我和朱珠湊成一對…」想到就覺得無奈,他還不夠黑嗎?

下一秒,楚河訝異的瞪著手機,因為雅妍的笑聲就這麼不客氣的傳來…

「喂…妳是在笑什麼啦!」他已經夠悶了…

發覺自己的笑聲快惹怒楚河,雅妍連忙捏捏雙頰,讓自己冷靜一下。

「跟朱珠湊成一對,很不好嗎?我覺得這個女生還滿有自己的個性呀!」

雖然沒有親眼見過朱珠,但從網路上一些側拍,覺得這女生還不錯。

手機另一頭沈默,雅妍知道這是楚河正在思考…

「我知道節目組拚命在炒你和朱珠搭檔的事,但你一直被黑也不好吧!」

看見那些評論,說她不心疼是假的,因為陳楚河根本不是那樣的人。

「如果…」雅妍心裡明白,楚河掛念的點在哪裡,「你是在擔心我的感受。」

手指輕輕在桌上劃圓,雅妍嘴角有抹笑意,「那我告訴你,我不會在意…

在楚河抗議前,「因為我知道你的心裡有我,這樣就夠了,還有…我很想你…」

背靠在沙發上,楚河笑了,雅妍就是有這種安定他的魔力,

不管是在拍戲期間還是現在,從來沒變過…

「我也…很想妳,」聽見雅妍輕柔的笑聲,楚河覺得又有動力面對一切。

回想起那一段往事,他們兩個人有很深的感觸,雖然分隔兩地,但他們的心

卻是緊依在一起的。

靠回他懷中,「回台灣動手術,好不好…」昨天楚河和王濛的對話,雅妍沒聽見,

所以不知道他的想法是什麼,但她是真的希望楚河能回台灣,

接下來她還有好幾場音樂劇要忙,沒辦法一直飛來北京,可是她又放心不下…

「嗯…」楚河沒說他本來就打算回台灣,但他卻沒想到雅妍會開口要求。

她從不抱怨他們相處時間太少,就算有時他忘了撥通電話報平安或是說人到哪裡了,

她也從不生氣,因為她知道,陳楚河心裡有賴雅妍,這就夠了。

對於這兩個人來說,彼此相愛不需要轟轟烈烈,只要像現在這樣相依偎著就好。

愛情…對於每個人來說定義不同,但對於陳楚河和賴雅妍來說,

擁有彼此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幾天後,雅妍在助理催促下先出發回台灣,臨行前還不忘交代他要好好照顧自己,

接著最重要的,就是還在拍攝的戲,楚河帶著腳傷,親自到劇組跟導演道歉,

並且說明必須要退出的原因,現在這種狀況,是誰都不願意見到的,

在離開劇組回北京的路上,紅紅忍不住問了…

「哥,你會後悔接了非凡搭檔嗎?」如果當初沒接下,楚河不會被黑成這樣,

現在也不會傷成這樣,已經快拍完的戲都必須放棄,這誰會不後悔…

看著窗外,楚河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但看的出來他很平靜,

「如果真的後悔,那在魏晨小鵬退賽的時候,我就會跟著一起退了。」

當時他不是沒有想過,但楚河相信自己一定能到最後,雖然這最後的結果不是在他預料中,

但至少無悔…

之後在助理陪同下,楚河回到台灣,面對記者的採訪,

「媽媽年紀大了,我不想讓她奔波,所以決定回台灣動手術。」

將燉好的湯端到桌上,雅妍坐在楚河旁邊,看著手機上那一篇篇的報導,

滿意的看著楚河慢慢將湯喝完,「陳媽媽燉了好多補身體的湯,你要乖乖喝完。」

當然,這些中藥材全是賴爸爸親自調配的,是說讓楚河把身體養好,

手術過後復原的會比較快。

將見底的碗放回桌上,深深的吸了口氣,「我還不夠乖呀!」

他在錄非凡搭檔的期間瘦了好幾公斤,眼看那些數字又要回籠了。

但現在楚河的心是踏實的,因為在自己熟悉的環境,

雖然雅妍不能天天來陪他,但至少他們是在同一塊土地上,

回台後醫生評估過,得等他膝蓋淤血散了才能進行手術,

他不擔心也不害怕,只是…

看著手機裡的照片,臉又垮了下來,那是他被拍到在機場的照片,

照片中的他坐在輪椅上,一點都不帥…

發現他臉色不好看,雅妍好奇的湊過去瞄了一眼,接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在糾結你坐輪椅出現在機場的事呀!」

從他回台灣,已經抱怨不下十次了,一直不停的說他明明可以拄拐杖走,

為什麼紅紅堅持要他坐輪椅,這樣看起來很弱…

但紅紅卻只是跟他說…

「如果被拍到狀態很好,又會被黑說哥腳傷是裝的…」

楚河真的覺得紅紅想太多了,但最後還是不得不妥協。

沒好氣的看了雅妍一眼,他已經夠悶了。

將他的手機拿過來,認真的看著那些照片,「還是很帥呀!」

接著看他一臉不相信的表情,雅妍又忍不住笑了…

「在我心目中,你永遠都是最帥的…」說完又不好意思的將臉埋在他肩窩。

被她的話逗笑,摟著她的肩,他們享受著難得的兩人時光…

「喂…先說好哦!」靠在他懷裡,雅妍語氣帶著些許嚴肅,「沒有下次囉!」

明白懷中的她在說什麼,「我知道,以後我一定會注意安全,不會再逞強。」

知道雖然雅妍什麼都沒說,也沒有責怪,但她的心裡是十分擔憂的,

或許她就在自己沒看到的地方偷偷哭泣,楚河不想讓她這樣。

他們要一直在一起,幸福的,快樂的,就如他們詮釋的杜子楓和琵亞諾一般,

雖然他不是王子,而她也不是灰姑娘,但他們心裡明白未來是什麼。

對他們來說,這就足夠了。

 

###################

這一篇腦補文中,我加入了英國站少爺對朱珠態度改變的想法,

但這純粹只是我自己的想像,大家千萬千萬不要認真唷!

 

還有…楚妍同人文我並沒有上密碼,請大家不要把我的楚妍同人文分享出去,

謝謝各位配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wen68 的頭像
carolwen68

carolwen 心靈角落

carolwen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九恩
  • 這是一篇好棒的腦補文,縫補了...因他受傷而對節目怒氣大升的心情啊~
    版主大大,只能謝謝、謝謝、謝謝你了~
  • sandyluo
  • 這篇腦捕文雖然不是很真實,卻有種把這些真實感給交代清楚了,
    雅妍所說的話都可以讓楚何有安定的情形,所以楚河比較不會不安啦~~
  • 這當然不是真實的,這只是我腦補出來的情節畫面,如果百分之百真實,那我可以去算命了

    carolwen68 於 2016/05/31 17:39 回覆

  • 祤晴
  • 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文風,
    不論是哲瑞還是誰都圓滿了呢~

    最近發生不少事,許多細碎的話語,
    我覺得這已經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了,
    健康、平安,足矣。

    謝謝你的腦補,感覺好溫暖。
  • 謝孟倫
  • 謝謝大大的同人文!讓我這些日子以來,為了楚妍CP擔心到寢食難安的心,有了一個小渲洩的出口。雖然您說文章是腦補出來的,但在字裡行間,我卻看到了做足功課的大大影子喔!謝謝您的給予。
  • 珊瑚
  • 好棒的一篇!
    很心疼少爺受的傷,但既然已經傷了,正面思考來說,他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跟咩咩過過安穩日子,只是傷後復健會是很漫長又艱苦的路(聽說超痛),委屈少爺了……
  • 正面思考是很重要的,現階段是讓少爺好好休養,我們只能祝福靜待

    carolwen68 於 2016/07/14 10:05 回覆

  • 悄悄話
  • e289158
  • 終於解出來了 第一次的提示 也太廣泛了 粉難猜
  • e289158
  • 真的很喜歡你寫的文 雖然是腦補的 但感覺很真實
    希望如果是真的 該有多好 期待接下來的作品 但希望密碼不要太難喔! 謝謝妳的給予 ^^
  • 芷
  • 可以平安寧靜的過日子就好了~
    心愛的人傷成那樣,不難過是騙人的。
    都快四十了,以後別再逞強了~!!
  • 悄悄話
  • 九恩
  • 版主,你密碼改設這個…(超難
    幸好,我有先去看密碼說明文,
    不然…解到天荒地老都解不開啊!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