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自搭乘遊艇來到外海,青陽看著眼前這片廣闊的海洋,

「爸,媽,前幾天我去見翰昇了…」手不自覺的緊握,

低下頭,青陽輕嘆了口氣,「我想,你們也希望我這麼做,對吧!」

那天,是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青陽在沒有告知任何人的情況之下,

一個人來到翰昇服刑的獄所。

他忘不了當翰昇看見自己時,那激動的樣子,和懊悔的淚水。

「現在的我,只能跟你說對不起。」低著頭,翰昇怎麼也沒想到,

在自己服刑的這段期間,能夠見到青陽。

「昇哥…」青陽自己可能都料想不到,能夠用平靜的語氣跟翰昇說話,

「事情已經發生了,你也知道自己做錯,這樣就夠了。」

抬起頭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我不求你會原諒我…」

這些日子翰昇在牢裡,時常會想起小時候的情景,

衛叔總是默默的注意他們這群孩子,注意他們的安全,

而衛嬸每次都會做許多小點心給大家吃,

每當他想起這些往事,總是會自責,怪自己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就算恨你一輩子,我爸媽也回不來了。」青陽眼中有著淡淡的哀傷,

「但我想,他們絕不希望,我帶著仇恨過一輩子。」

要放下很難,但青陽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夠跨出一大步,

如果他一直停留在原地,這樣是無法給娜娜幸福的將來,

所以他來了,不只是為了他自己,更是為了翰昇的未來。

這一天,他們聊了很多,但內容不是指責和道歉,

而是祝福著彼此的將來…

「你們一定會很開心,我做這樣的決定。」青陽嘴角揚起一抹笑,

「還有一件事,我要跟爸媽說…」

陽光灑在青陽的身上,柔柔的光就像爸媽輕撫著他似的。

回到咖啡廳,只見子楓正和天叔閒聊著,而亞諾則是陪著娜娜去買兔子的飼料。

拉開椅子坐下,青陽臉上帶著笑意讓人摸不著頭緒。

靠著椅背,子楓拿起咖啡杯,不經意的問,「你是去跟衛叔和衛嬸說話了吧!」

剛才天叔已經告訴他,前幾天青陽去看翰昇的事了。

拉開椅子,坐在子楓的對面,青陽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笑。

另一方面,亞諾陪著娜娜買好飼料正要回咖啡廳,

一路上,娜娜不時看向亞諾,「妳還好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她都忘了亞諾現在是孕婦,還這樣拉她出門買東西,

看娜娜一臉歉意,亞諾牽起她的手,「妳放心,我體力算是不錯的,」

另一隻手摸著還平坦的小腹,「而且寶寶也很乖,沒折騰我。」

之前聽鳳姐說她懷子涵時,整整在家躺了三個月,一下床就吐,

一開始她也很害怕,但從知道懷孕到現在也快1個月了,

目前她的狀況還不錯,除了比較容易疲累想睡覺之外,就沒有其他症狀,

亞諾還能正常到樂園上班呢!

看著亞諾一臉幸福的樣子,頓時讓娜娜覺得羨慕,

當然,有青陽陪在自己的身邊,她也感到快樂,但…

想著想著,雙肩不自覺的垂了下來,也忍不住嘆了口氣。

聽見那嘆息聲,「娜娜…妳不舒服嗎?」

說著就拉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妳還好嗎?」

看亞諾一臉擔憂,娜娜連忙搖頭,「我沒事啦!只是…」

伸出光禿沒戴上任何象徵性的物品的手指,娜娜嘟起了嘴。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亞諾明白了,也鬆了口氣。

「看來,是咱們娜娜,想當衛太太了唷!」

猛然抬起頭,雙頰染上紅暈,沒想到她的小小舉動竟然被發現了,

但下一秒,娜娜似乎想起什麼,紅暈很快的褪去,一抹淡淡的憂傷取而代之。

她的瞬間表情變化全看在亞諾眼裡,她突然想起之前娜娜骨癌復發的事,

「妳…在擔心妳的身體嗎?」

抬起頭看了一眼了然於心的亞諾,娜娜沒隱瞞的點了點頭,

「雖然上次手術很成功,但連醫生都不能保證,我的癌症不會再次復發,」

望著天空,這樣的娜娜顯的有些無助,

「亞諾,妳知道嗎?其實我很怕青陽開口跟我求婚,因為,我不知道是該答應,還是…」

側身面對娜娜,「妳如果拒絕青陽,他會很難過的。」

「但如果我不能陪他到老…」她知道大家一定會說不要想這麼多,

可是她之前骨癌復發是事實,這病不能完全根治也是事實。

「青陽經歷了失去父母的痛,我不能…」紅著眼眶看向亞諾,「我不能再讓他…」

將娜娜輕輕擁入懷中,亞諾明白她心裡的苦,只能輕撫著她的頭髮,

「不會的,我相信上天不會那麼殘忍,讓青陽一再承受這樣的痛…」

但未來會如何?沒有人能給一個正確的答案…

###################

坐在窗邊看著外頭滴答滴答的雨滴,明明昨天是晴朗無雲的好天氣,

怎麼才過一個晚上,就變化這麼大?

背靠著窗臺,亞諾想到娜娜說的那些話,

「就像捉摸不定的天氣,誰也不能預料,下一秒會變怎樣…」

忍不住重重的嘆了口氣,沈悶的低氣壓讓亞諾開心不起來。

端著牛奶走進房間的子楓,一開門就看見他的小妻子坐在窗臺上嘆氣,

將杯子放好,他來到亞諾身邊,「妳肚子裡有寶寶,還坐在窗臺上…」

邊說邊小心的將她抱下來,一偎進丈夫的懷抱,亞諾雙手環繞他的頸項,

頭靠在子楓的肩窩,一臉撒嬌樣。

沒好氣的抱她來到貴妃椅,沒將亞諾放下,反而是抱著她坐在椅子上,

「說吧!什麼事讓我的亞諾心情不好?」

靠在子楓懷中,聽著他沈穩的心跳,亞諾說了昨天和娜娜在公園聊天的事。

「我在想,如果我是娜娜,在面對青陽的求婚時,我該答應嗎?」

聽完小妻子的陳述,子楓鬆了一口氣,嘴角微微上揚,

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然後放她坐在貴妃椅上,起身拿放置在桌上的牛奶,

再次回到小妻子身邊,將手中的杯子遞給她,

「任何事情,都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手環在亞諾肩上,讓她靠在自己懷中,

「就像當初我在南瓜馬車下跟妳告白時,如果妳當時拒絕我了,」

低頭看了一眼揚起眉的小妻子,「現在我們還會這麼幸福嗎?」

默默的喝了一口牛奶,亞諾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後抬起頭,

「那…如果那次我拒絕你了,你…會放棄嗎?」她好奇…

沒料到亞諾會把問題丟回來,子楓笑著捏捏她的臉,

「我絕對不會放棄。」這點是不需要懷疑的,他愛亞諾,深深愛著,

「或許當時妳的勇氣還不夠,但我會證明,我會給妳更多更多的勇氣。」

看著子楓的雙眼,亞諾將杯子放到一旁,感動的摟著他的腰,臉貼著他的胸膛,

「我是真的希望,青陽和娜娜能幸福…」

不只是他們,所有她關心的,她愛的人,都要幸福。

子楓心中也是這樣祈求著,只是,如果娜娜無法提起勇氣跨出那一步…

########################

看著眼前那白白嫰嫰的寶寶,娜娜眼睛都亮了起來,

「他好可愛哦!長的好像昇哥。」伸出手輕輕碰了一下寶寶的臉,

但又怕一個不小心將他碰壞了,只見她一臉興奮的拉著青陽,

「很可愛,對不對?」

臉上帶著笑意看著寶寶,青陽沒有回答,但目光卻一直無法移開,

半躺在床上正在喝雞湯的Amy,對於他們的來訪其實有些訝異,

尤其是青陽…

此時,敲門聲傳來,Amy將空碗放到一旁,「請進…」

房門打開,只見萬豪匆忙的進入房間,就看見青陽和娜娜,

在Amy出院後,萬豪將她接回家中,讓她在這裡坐月子,還特地請

了專門幫產婦坐月子的人來家裡幫忙。

早上為了處理一些事情,他本來已經到目的地了,但在車上就接到

Amy的電話,說青陽和娜娜來訪。

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沒想到一回到家,還真的看到他們兩個人,

「青陽,你能來…」心裡百感交集,萬豪深深吐了一口氣,讓自己

冷靜下來,「謝謝…」

前幾天他從刑天那裡知道,青陽去會面翰昇了,而且兩個人聊的很開心,

這讓他心裡放心不少,但讓萬豪更想不到的,是青陽竟然會來這裡。

「豪叔,我跟翰昇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他當爸爸了,我當然要

來看看。」平靜到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似的,青陽的表情

一如往常,再轉身看向嬰兒床上的娃娃,

「寶寶取名字了嗎?」青陽轉頭看向豪叔。

「取了,我幫他取名叫懷恩。」來到嬰兒床邊,萬豪看向那令他欣慰的

小孫子,「我希望,他能懷著感恩的心,好好的長大。」

之後娜娜留在房間陪Amy聊天,萬豪和青陽來到一樓客廳,

「我想,我還是要代替翰昇,好好的跟你道歉…」

話一說完,萬豪一個起身,就朝著青陽彎下腰。

「豪叔…」在他彎下腰之前,青陽連忙阻止,「這些都已經過去了。」

重新落坐,萬豪臉上帶著懊悔,「其實認真想起來,翰昇會走錯路,

也是被我逼出來的。」

萬豪對翰昇相當嚴厲,因為他是他唯一的兒子,在望子成龍的心態驅使下,

從小到大,翰昇表現好是應該的,表現不好或是做錯事,

萬豪不是大聲斥責,就是狠很的修理一頓。

「曾經,你爸爸勸過我,要我別對翰昇這麼嚴厲…」

腦中閃過當時的情景,小衛雖然是光柱底下的人,但他總是默默的觀察一切,

當時萬豪只當他想太多,而且他要怎麼管教孩子,這是他們吳家的事,

輪不到別人插手,只是沒想到,因為他過度的要求,讓翰昇為了證明自己,

不只是走偏了,還闖下大禍。

萬豪現在說的這段往事,青陽曾經聽爸爸和媽媽說過,

當時他們就擔心,在豪叔如此嚴厲的要求之下,翰昇會因為太過於想表現自己,

忘了去拿捏分寸,被居心不良的人慫恿,做錯不可回頭的錯事。

果不其然,最後翰昇真的走了不歸路,而且受害者,正是青陽的父母。

「豪叔,在我爸媽跟杜伯伯要去石垣島之前,爸爸曾跟我說過,將來不管翰昇

做了什麼事,都不要忘記我們之們的情誼。」

回想起這段過往,一開始青陽還不太明白爸爸為什麼要對他說這些,

但在翰昇自首後,青陽懂了,當時的爸媽,已經做好要揭發一切的準備,

又怕事情爆發後,翰昇會失去所有的一切,所以爸媽才會跟青陽這麼說,

因為他們不希望,翰昇連和青陽的兄弟情誼都保不住。

聽了青陽的描述,萬豪更加難過了,「沒想到,在那個時候,你爸爸還…」

難過的搖頭,手撫著額頭,連肩膀都垂了下來。

看著一向堅強的長輩如此,「豪叔,我今天跟你說這些,不是要讓你難過的。」

舉起手揮了揮,「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你爸媽…」萬豪心裡懊悔,當時他如果不要事事

拿子楓跟翰昇做比較,如果他對翰昇能多一點關愛。

「事情已經發生了,我不希望你帶著這個過一輩子。」看著眼前從小就疼愛他們這群

晚輩的長者,青陽想起小時候,豪叔總是會將他們幾個男孩子叫到面前來,

然後說起他杜伯伯、刑天叔叔結拜以及一起打天下的事,並且一再提醒他們這群孩子,

兄弟情義是比什麼都還重要的,現在想到翰昇,青陽心中雖然有些苦澀,

但想起他在牢中的樣子,那些苦澀也都不見了。

「我…能代替翰昇為你做些補償嗎?」萬豪知道自己說的事很可笑,

但他總覺得,雖然兒子入獄服刑了,但吳家對衛家所做的事…

嘴角淺淺一笑,青陽看著豪叔,「那…就讓我收懷恩當乾兒子吧!」

漫步在人行道上,娜娜時不時偷偷望向身邊的人,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青陽,我還真沒想到,你會認懷恩當乾兒子耶!」

不是她覺得青陽是個會懷恨的人,而且面對讓自己失去父母的人,

他竟然能放下到如此的徹底,這讓娜娜對他真的相當敬佩。

臉上依舊是溫柔的淺笑,青陽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伸出手牽住

娜娜的手,繼續往前走。

突然想到什麼,「該不會,你是想藉當懷恩的乾爹,趁機…」

沒好氣的皺起眉頭,「胡說什麼。」停下腳步抬起頭仰望著天空,

「我只是希望,懷恩擁有的愛,不會因為翰昇而減少。」

同意青陽的話,娜娜笑著點了點頭,「我相信,懷恩一定會有很多的愛。」

再次邁開步伐,像似不經易的開口,「相信有妳這個乾媽在,他一定會幸福的。」

聽見青陽的話,娜娜停下腳步,臉上笑容不見,只是疑惑的看向身邊的人。

「怎麼了?」看娜娜的樣子,「不舒服嗎」

最近的她似乎有些心事,但不久前娜娜才回醫院做追蹤檢查,

醫生說她的身體很好,可以不用擔心,那現在她…

青陽的聲音讓娜娜回過神,「我沒事呀!」

刻意避開他的眼神,往另一個方向看去,「這裡不是我們之前來放風箏的地方嗎?」

當時子楓找到光柱,但卻發現他失憶了,為了安慰難過的青陽,

他們來這裡放風箏,想祈求上天,早日讓青陽找到爸媽。

放開青陽的手往那方向走去,看著她的背影,手插在口袋,

他沒有追上去繼續追問,因為原因是什麼,應該不難猜。

################

獨自一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懷裡抱著布娃娃,專注看著電視的畫面,

臉上沒有以往的笑容,但看的出來她心事重重,

自從知道天叔是這間房子的主人之後,娜娜只要想媽媽,就會回到這裡,

看看以前媽媽住的房間,在樓下打開電看著媽媽以前的樣子,

「媽,妳覺得我該怎麼做才好?」

看著畫面中的再熟悉不過的母親,娜娜下巴靠在布娃娃上,輕嘆著氣,

「今天青陽好像在暗示我,想跟我求婚,可是…」

其實她真的很想答應,「媽,妳能告訴我,我的病還會再復發嗎?」

在找到爸爸之前,娜娜心裡所想的,只有找到他,然後跟他要一筆錢,

將這間房子買回來,最後就算在這間房子裡離開這人世,她也無怨無悔了。

但沒想到,房子真的買回來了,但卻是爸爸早在她湊到錢之前就買下,

而且現在身邊還有青陽陪伴,她心裡有了一些小小的期許。

她希望能得到幸福,但卻又怕自己的願望太過貪心,老天爺會不給。

「難道是因為這樣,才讓我上次的骨癌復發。」

將布娃娃放在一旁,屈著膝雙手環著腳,額頭抵在膝蓋上,

「如果我不能陪青陽到老…」這句話一直不停的在娜娜腦中盤旋著,

淚不停的滑落臉龐,她也想勇敢,想堅強的面對往後的人生,

但…

######################

蹲在墓前,將換好花的花瓶擺上,再把帶來的餅乾放上,

「曉玫阿姨,今天我沒帶娜娜來看妳,是因為,我有些話想跟阿姨說。」

想起前幾天他和天叔聊起子楓和翰昇都當爸爸的事,娜娜一直沈默,

最後說她累了就回房間休息,似乎怕他們會提起未來的事。

「對不起,因為我的關係,娜娜最近心情不太好,」

從領口拉出項鍊,上頭掛著兩枚戒指,看向天空,

他想起當時娜娜出現時,天叔曾說過,後悔沒給她們母女倆一個安定的生活,

甚至連心愛的女人,連個名分都沒有就這麼離開,

再次看向墓碑上的照片,「曉玫阿姨,是我太急了嗎?其實,我只是很單純

的想和娜娜共組一個家庭。」

青陽的爸媽已經不在,雖然這些年有天叔照顧,但他心中還是渴望有個家庭,

「我很喜歡娜娜依靠著我,臉上帶著幸福笑容的模樣,但…」

緊握手中的戒指,青陽抬起頭,臉上有抹釋懷的笑。

「不管將來會有什麼考驗,我都不怕,可是如果娜娜不想…」

他不能這麼自私的只想到自己,輕嘆了口氣,將戒指拿了下來,

放置在墓前,「如果這是娜娜想要的…」

站起身向墓碑深深的一個躹躬,手插在口袋,轉身離去。

孰不知,在青陽離去之後,一抹纖細的身影出現在墓前,

她拿起被放置在墓上的戒指,臉上帶著一絲懊悔的看著青陽離去的方向。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咖啡廳的日子一如往常,

每天店裡依舊熱鬧,而青陽也不再提起未來的事情,

彷彿那天讓娜娜不自在的事情,從來不曾發生過,

這天店裡忙到打烊前,美芳將桌子清理乾淨後,拿著抹布擦拭著,

「晚上都沒看到娜娜,」疑惑的看向吧台內的青陽,「她不舒服嗎?」

美芳的聲音讓青陽抬起頭,轉身看向樓梯間,

晚上吃飽飯後,娜娜說有事回房間,就沒再出現,而且就連天叔也沒下樓,

「麻煩妳等一下關燈,記得離開前鎖門,我上去看一下。」

看著青陽上樓,美芳沒有任何頭緒的聳了聳肩,繼續她的清理工作。

上了二樓的青陽,看著緊閉的房門,由窗戶光線判斷,娜娜還沒睡,

再看向另一邊,天叔就坐在二樓的小客廳,若有所思的連青陽上樓都不知道。

「叔?」

聽見青陽的聲音,刑天回過神來,「打烊啦?辛苦了。」

來到小客廳,略皺眉頭看著天叔,「你不舒服嗎?」

「哦…沒事啦!我只是在想些事情。」天叔拿起桌上的杯子,這才發現裡頭

已經空了,他站了起身,「我下樓去裝水。」

目送天叔下樓,青陽總覺得怪怪的,但天叔卻什麼也不說。

來到娜娜房門前,青陽敲了敲房門,「娜娜,妳睡了嗎?」

不一會,房門打開,就看見一臉愁容的娜娜出現在門後。

一看見她的樣子,青陽眉頭皺的更深了,「妳怎麼了?」

看她的樣子又不像是不舒服,但就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怪。

側身讓青陽進房間,娜娜順手關上房門。

但沒想到房門這才一關上,就看見天叔躡手躡腳的出現在二樓,

而且貼在房門上,似乎想聽裡頭發生什麼事。

在娜娜房裡的青陽,只是看著她嘟著嘴坐在床沿,仔細觀察著,

青陽稍稍鬆了口氣,因為他能確定,娜娜只是心情不好。

「整個晚上都沒下樓,我很擔心。」

抬起頭看著青陽的臉,「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讓你擔心的,只是…」

蹙眉再次低下頭,好像不知該怎麼開口,一雙小手不停的扭捏著。

看著娜娜的動作,拉了張椅子坐在她面前,然後握住她的手,

「到底怎麼了?」

再次抬起頭,望進青陽帶著擔憂的眼神,娜娜抽出自己的手,

安慰的拍著青陽的手背,「我沒事啦!是下午很累睡午覺的時候,

做了一個夢。」

「作夢?」

輕點著頭,娜娜開始把玩起青陽的手,「就…媽媽到我夢裡來了,」

說到媽媽應該是要開心的,但她卻像做錯事的小孩被訓斥過似的,

「媽媽說我不懂的珍惜,讓身邊對我這麼好的男人難過。」

微抬起頭看著青陽,前幾天那憂鬱的表情不再,

「媽媽叫我要勇敢一點,雖然不確定壞小癌還會不會再回來,但…

那都是以後的事情,她要我好好珍惜眼前。」

聽著娜娜的話,說青陽不感動是騙人的,抽回自己的手,摸著她的頭髮,

「所以,我要感謝曉玫阿姨囉?」

將青陽拉到身邊,娜娜靠在他的懷中,

「我一直都不夠勇敢,可是為了我們的將來,」抬起頭看著青陽,

「我會努力的。」

摟著娜娜的肩,青陽嘴角揚起一抹笑,突然想到了,

「明天陪我去曉玫阿姨那裡,我要拿回一樣東西。」

離開青陽的懷抱,娜娜從領口拉出一條鍊子,

「你是要拿回這個嗎?」將手上的鍊子揚起,就看見兩枚戒指。

看見娜娜手上的東西,青陽臉上沒有訝異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

面對青陽那淡然的反應,娜娜反而覺得奇怪,「你怎麼沒問我,

為什麼戒指會在我手上?」

「我去看曉玫阿姨的那天,妳也去了,對吧!」不是疑問,反而是肯定句,

然而,聽了青陽的話,娜娜沒有反駁,只是點了點頭。

「是叔告訴妳的?」那天他雖然只是跟天叔說有事,

但帶出門的物品讓人一看就知道,他要去哪裡。

再次點頭,娜娜頭靠在青陽肩上。

原來,那天她整理好心情回到咖啡廳時,看到吧台只有爸爸在煮咖啡,

她左看右看,就是沒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

原本以為是客人,抬起頭就看見女兒的模樣,天叔揚起眉,

「妳要找的人不在,他出去了。」邊說邊將煮好的咖啡端到吧台上,

「美芳,麻煩妳…」

「青陽出去了?他去哪裡?」

搖頭,「不知道,他沒說。」天叔說的是事實,青陽只是拎了一袋東西,

簡單的跟他說有事情出去一下,「不過,我有看到他袋子裡有麻花捲。」

聽到爸爸說的,娜娜先是一愣,「怎麼他要去看媽媽也沒跟我說一聲?」

以往都是青陽陪著她去的,怎麼今天他自己一個人…臉上帶著失落正想上樓,

「娜娜,過來這裡坐一下。」

再次來到吧台前,坐在椅子上,雙手支著下巴,等著爸爸開口。

「你們吵架了嗎?」邊沖著咖啡隨口問著,天叔眼神餘光瞄到娜娜一閃而過的表情。

坐直身體搖頭,「沒有呀!為什麼這樣問?」難道是青陽跟爸爸說了什麼…

「前一陣子,我和青陽聊天時,他曾問過我,能不能把妳交給他,我答應了。」

天叔忘不了那天他有多開心,而在那之後,他每天期盼著娜娜來跟自己說這個好消息,

結果,好消息沒等到,卻看見這兩個孩子心事重重的模樣。

聽見爸爸的話,娜娜感到訝異,「爸,你說青陽他…」

原來,這些都是青陽想好的人生規劃,沒想到卻因為自己的多慮。

娜娜哭喪著一張臉,索性趴在吧台上,「楊娜娜,妳這個笨蛋…」

看著娜娜自責的樣子,天叔有些慌了,放下手沖壺走出吧台,

「這是怎麼了?妳別嚇爸爸呀!」

難過的抬起頭,娜娜說出了前一陣子,青陽暗示她,但卻被她拒絕的事。

「哎唷!我的天哪!連我都想罵妳笨蛋了。」天叔無奈的搖頭,

在女兒抗議之前,他握住了她的手,「妳知道嗎?爸爸這一生最大的遺憾,

就是沒有好好陪在妳媽媽身邊,給她一個名分,讓她過幸福的日子。」

這些娜娜都知道,她點了點頭,雖然曾怨過爸爸,但事情都已經過了,

而且,現在的她有滿滿的父愛包圍著,夠了。

「人生哪!會走到什麼時候,誰都沒有正確答案,但爸爸希望妳能過的無悔。」

「可是,我的身體…」她也想要勇敢,但只要一想到之前復發的事…

摸摸女兒的頭,「妳這傻瓜,妳覺得,青陽會沒想到這些嗎?」天叔反問她。

「而且妳沒發現嗎?最近他的心情不太好。」

懊悔的垂下肩,娜娜完全沒想到,因為自己,讓青陽這陣子這麼難過。

「我是不是應該要勇敢一點?」娜娜好怕一切都來不及了。

拍拍女兒的肩膀,「妳已經夠勇敢了。」

「那我去找青陽,跟他說清楚。」說完娜娜走出咖啡廳,要去追回她的幸福。

但卻沒想到,當她來到媽媽的墓前,就看見青陽拿下項鍊上的戒指,

放在墓前,然後落寞的離去。

娜娜說了那天的事,包括之後她帶走青陽留在墓前的戒指,

「因為我不再提這件事,所以妳和天叔才想到用這個方法來告訴我?」

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本來想如果青陽再提起,娜娜想跟他好好的道歉,

誰知道…他竟然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都快急死她了。

最後,娜娜自己想了辦法,但當她跟爸爸說時。

「妳這方法…」天叔皺起眉頭,「這樣拿妳媽媽當藉口,好嗎?」

非常認真的點頭,娜娜並不覺得不好,「而且要是媽媽在我身邊,

她一定會罵我是大笨蛋。」

這點天叔倒是很同意,所以今天下午,娜娜才會故意在午睡過後,

就沒出現在一樓咖啡廳,為的就是要青陽上樓找她。

笑著摟著娜娜的肩,「其實,我這幾天正在想,是不是要去曉玫阿姨

那裡拿回戒指,再跟妳提一次未來的事。」

感覺到懷中的小妮子先是一愣,然後她抬起頭,「真的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今天這場戲…

「子楓說,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放棄?這一點也不像我。」

原來,青陽早就跟子楓提起這件事,還說他永遠無法晉升為人夫了。

子楓只是笑著搖頭,「這麼容易就放棄?是你對自己沒有自信,還是對娜娜

沒有信心?」

青陽看著子楓,但卻沒有回話,他心裡也在自問著,為什麼第一次就放棄?

「娜娜自信不足我可以理解,但你應該更加明白才是,如果她不夠勇敢,

那些不足的勇氣,是不是你該給她呢?」

子楓簡單的話讓青陽頓時明白,他就是想和娜娜走下去,

縱使上天不允許,他也要讓娜娜的記憶是幸福甜美的。

聽完青陽的話,娜娜輕嘆了口氣,「原來我們身邊,有這麼多貴人哪!」

握住娜娜的手,青陽語氣堅定,「不管未來如何,我就是要妳做我的衛太太。」

抬起頭,眼眶有著感動的淚水,娜娜在青陽唇邊印下一吻,

「這是你說的哦!不管未來如何,你都要握住我的手。」

「我不會放開。」青陽保證著。

此時在門外偷偷聽著房裡的天叔,臉上有著感動的淚水,

「曉玫,妳看到了嗎?我們的女兒終於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來到窗邊看著夜空,「請妳讓我們的寶貝女兒待在愛她的人身邊,

千萬別太快把她帶走。」

夜空中有顆特別閃亮的星星,好像在回應著刑天的話,

它彷彿在說,我也想看見娜娜幸福的模樣。

 

#######################

人在面對愛情的時候,有時真的需要一些勇氣,

就如我這篇腦補文中的娜娜,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屬於青娜的小劇場~

 

至於實體書的部分,目前正在進行中,

若有最新消息,會再發公告跟各位說唷!

謝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wen68 的頭像
carolwen68

carolwen 心靈角落

carolwen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renee671205
  • 每個人都有幸福 真好
    好溫暖 好勇敢
    愛人的心需要勇氣
    青陽原諒的勇氣
    娜娜面對未來的勇氣
  • 很多時候,我們也是需要勇氣面對一些事情的,對吧!

    carolwen68 於 2016/11/03 23:54 回覆

  • HHJ
  • 雖然我們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但我們要好好的把握當下是最重要的
    希望青娜快快結婚
    期待下一篇
  • 人生真的很無常,把握當下真的很重要,
    青娜一定會結婚的,因為每個人都要幸福

    carolwen68 於 2016/11/03 23:55 回覆

  • 姍
  • 真的很有青娜的風格
    很溫馨 很溫暖
    希望青娜能永遠幸福~

    謝謝給予~期待之後~
  • 青娜一向就是走小清新,
    我不想打壞劇中大家對他們的印象。
    謝謝你的鼓勵,我會繼續加油

    carolwen68 於 2016/11/03 23:56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青娜小清新
    版主加油
    等下篇
  • 謝謝你,我會努力的

    carolwen68 於 2016/11/03 23:59 回覆

  • 悄悄話
  • WaiWaiKi
  • 很高興又看到更文了
    勇氣
    愛一個人需要勇氣,娜娜青陽他們都做到了
    原諒一個人需要勇氣,青陽也做到了
    我買過一本散文集,書名是 “原諒別人,放過自己”,放低仇恨,移走扎在心裡的那根刺,才能釋放自己
    等妳實體書的公告啊~
  • 謝謝你~
    其實不只是愛人和原諒,在很多時候,人們都需要勇氣,
    劇中的青陽雖然不多話,但一定是個善良的人,
    我想他的父母一定也是,所以才寫了這篇,
    也算是幫青陽和翰昇之間寫下一個好結果吧!

    carolwen68 於 2016/11/04 00:06 回覆

  • 紗紗
  • 青娜依舊小清新
    但就很適合他們~

    希望還可以看到青娜唷~
  • 青娜必須小清新~
    往後有靈感,青娜一定會再出現的,
    謝謝唷~

    carolwen68 於 2016/11/04 00: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