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上哥們"裡,一直很喜歡子涵這個角色,她對亞諾的感情,從勢在必得到放手祝福,

她那率真的樣子,真的很吸引人…

所以這篇腦補文,我特別加入了杜子涵小姐,但卻和正劇有小小的不同,

那就是這篇的設定是她和阿超還沒在一起,因為我有小小的私心,

想讓亞諾以男生的身分出現,而這一段會在另外一篇中。

以下正文開始,依舊那句,大家看看就好。

######################

 

打開家裡大門,子涵將脫下的高跟鞋放回鞋櫃,換上室內拖鞋,邊走邊看著剛從信箱拿出來的信件,

來到客廳順手將包包放在沙發上,

「今天這麼早就回來啦?」

目光從信件上移開,「咦~鳳姐,妳今天不煮晚餐嗎?」子涵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鐘。

難得在這個時間還看到鳳姐悠閒的坐在客廳。

放下手中的茶壺,光柱指了指廚房,「妳哥和亞諾今天比較早下班,說要讓鳳姐休息一下,所以…」

順著爸爸手指的方向看去,子涵輕笑了一下,「他們是在煮晚餐嗎?我看是在廚房放閃光吧!」

這陣子每個要到辦公室找總經理的都很清楚,進辦公室前一定要先發出一些聲音,例如清一下喉嚨或是輕敲一下牆,

如果直接進辦公室不小心被閃瞎,咱們的總經理只會給你臭臉,絕不會問你的眼睛還好嗎?

只不過…子涵挑了一下眉,將信放在桌上,然後躡手躡腳的往廚房移動。

「杜子涵,妳要做什麼?」看女兒那個表情,鳳姐皺了下眉,「別去打擾他們。」

「噓…」食指比在嘴唇上,子涵還先瞄了一下廚房,確定沒動靜才轉頭對鳳姐說,

「我那個對料理相當執著的哥哥,平時都不教人下廚的,他現在要教亞諾,我怎麼可能會不好奇?」

開玩笑,記得之前她想跟哥哥學一道葱爆牛柳,他全程板著一張臉,好像她這個妹妹有多笨一樣,

最後料理沒學到,一盤牛柳還是杜子楓自己完成的。

「不會呀!」杜光柱將熱水注入茶壺內,「之前他們住在我那,看子楓教亞諾煮菜,還挺有耐心的。」

只能說光柱爸爸沒有全程目睹,你那兒子吃起醋來,大半罐的糖都倒進鍋裡了,難怪你會覺得糖醋魚味道很特別。

聽見爸爸的話,子涵整張臉都歪了,「媽,妳看啦!我那哥哥有多偏心。」

鳳姐沒好氣的拿起茶杯,「妳就在大聲一點,最好讓妳哥知道妳打算去偷看他們。」

一臉驚恐的看向廚房,子涵就怕真的被哥哥抓到她在偷看,但廚房那裡似乎沒什麼動靜,

子涵輕手輕腳的向前,然後就聽見裡面傳來亞諾的聲音。

「甜椒要切多大塊呀?」亞諾拿著剛洗好的甜椒,左手拿著菜刀,等著子楓這個大廚下達指令。

將等會炸魚用的粉料準備好,子楓打開爐上湯鍋的鍋蓋,「就切一口大小就好了。」

「那是你的一口,還是我的一口呀?還有形狀呢?是切三角形還是正方形?」亞諾一臉小女人的模樣,

搖頭晃腦的看著手中的甜椒,帶著些許撒嬌的語氣讓子楓嘴角上揚。

看不見哥哥的表情,但聽見亞諾一連串的問題,直覺告訴杜子涵,這個二廚要被請出廚房了。

但…

「只要是一口大小就好了,至於形狀…」子楓試了一下湯的味道,「妳高興切什麼樣子都無所謂。」

聽見杜子楓的話,讓子涵整個驚呆了,她不可置信的搖頭,然後開始懷疑廚房裡的那個人,

到底是不是他們家族的扛霸子,她那酷帥成名的哥哥,邊搖頭邊走回客廳。

「哇…媽,真沒想到,愛情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耶!」尤其是她那個哥哥,今天真是讓她大開眼界了。

還記得以前大學時期,有時她會求子楓陪她去參加一些同學舉辦的私人舞會,哥哥那冷酷的表情,

和不愛搭理人的態度,雖然感覺很難相處,但還是迷倒一堆花痴女生,

哪像現在,那個冷酷的杜子楓是跑去哪了?被丟到太平洋去了嗎?

笑而不答,子楓的轉變鳳姐看在眼裡,心裡也是很開心。

之前她安排子楓跟幾個女生相親,兒子的態度讓鳳姐傷透了腦筋,

要他向對方介紹自己,好讓對方有好的印象,結果她這兒子像在報告公司狀況似的,連入園人數都說出口了。

只是鳳姐沒想到,原來子楓的愛情在遇到亞諾時,就悄悄來臨了。

看著媽媽欣慰的表情,子涵微微一笑的坐在爸爸身邊,繼續看著剛才拿進屋裡的信,

其中一張寫著她的名字的請帖,讓子涵輕皺眉。

子楓和亞諾在廚房忙了30分鐘後…

「可以吃飯囉!」亞諾幫子楓解下圍裙,對著客廳喊著。

挽著光柱的手,鳳姐一走到飯廳就看見桌上的五菜一湯。

「哇‥這麼豐盛呀!辛苦你們了,上了一天的班,還幫我煮晚餐。」

將桌上的碗筷擺好,亞諾心虛的笑了,「其實都是子楓在掌廚,我只是幫忙切切菜。」

摸摸小妻子的臉,「妳表現的很好,我很滿意今天的小幫手。」邊說邊拉亞諾的手要她坐下。

子涵跟在爸爸身後來到飯廳,一看見桌上那盤糖醋魚片,

「這紅蘿蔔是怎麼回事?」她拿了雙筷子夾起一片紅蘿蔔,「愛心耶!是亞諾切的嗎?」

她那哥哥絕不可能把食材切成這樣,所以她能確定絕對是亞諾。

一臉狐疑的看著有點激動的子涵,亞諾點了點頭,「是我切的,怎麼了嗎?」

一手插在腰間,子涵看向臉上沒什麼表情的哥哥,「不知道是誰說,把配色的食物切成這樣叫浪費,」

見哥哥沒搭話,還幫亞諾夾了塊魚肉,她砲火繼續猛烈攻擊,「就切片或是切絲就好啦!幹嘛要切成這樣?」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子涵那樣子,十足就是子楓說話的語氣。

終於,子楓放下筷子,正視暫停攻擊的妹妹,「亞諾說切成愛心形狀,跟魚片比較搭嘛!」

說完還丟了個"沒辦法,她是我老婆"的表情給子涵。

只是,讓亞諾不明白的是…「子涵,妳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生氣呀?」

而且更詭異的是鳳姐摀著嘴忍住笑聲,而一旁的爸爸則是一臉茫茫然,因為他失憶了嘛!

「因為…」子涵沒好氣的送給哥哥一個白眼,「以前我大學同學家裡辦派對,我找哥陪我去,結果他把人家

請來的名廚煮的菜,從主菜到配菜再到盤飾嫌到一文不值,而且更過分的是,他連人家的盤子都不放過。」

原來妹妹是在氣這個,子楓瞄了一眼怒氣沖天的妹妹,「誰叫妳那個同學不長眼,從我們一出現對妳說話就

挾槍帶棍的。」

雖然他們不是親兄妹,但好歹也是他杜子楓疼到大的妹妹,他怎麼可能看妹妹被別人欺負還忍著不發作。

念念幾句已經算對他們客氣了。

哥哥的話讓子涵瞬間定格,過往不好的回憶湧上心頭,她突然有些失落的坐下,

明白子涵為什麼突然安靜下來,鳳姐拍了拍女兒的手,「妳該高興有個這麼疼妳的哥哥,別想太多了。」

發現氣氛有些不對,亞諾趕緊夾菜到子涵的碗裡,「我爸媽說呀!吃飯的時候要開心,不然對身體不好唷!」

面對亞諾貼心的舉動,子涵回送她一個笑容,「還是諾諾對我最好了,」看著身邊愛自己的家人,

深深的吸了口氣,子涵將那些不愉快丟在腦後,「我們吃飯吧!不然菜都要涼了。」

「嗯…」只見光柱爸將一塊魚肉送進嘴裡,「今天的糖醋魚,跟上次的不同,」他一臉認真的看向兒子媳婦,

「其實上回的太甜了。」只是不想打壞他們玩疊疊樂的氣氛才沒明講。

說到上次的糖醋魚片,亞諾忍不住送子楓一個白眼,而後者則是老神在在的挾著青菜。

「還不是有人突然發神經,倒了一大半的糖,害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一大半呀?」鳳姐瞪大眼,一臉不可置信,因為只要子楓掌廚,絕不可能出錯的。

慢條斯理的吞下口中的青菜,子楓這才挑眉回看小妻子,「誰叫有人鍋裡的魚不看,偏要看手機裡的狗。」

子楓眼中的醋意太明顯,亞諾仔細回想當時的情景,突然恍然大悟,「那時你在吃醋呀?」

白眼已經不知翻到哪裡去,子楓一臉無奈的搖頭,原來他的小妻子一直都不知道,那天他喝了一大罐的醋,

非要倒多一點糖才能中和一下。

小夫妻一來一往的模樣讓光柱爸和鳳姐笑的閤不攏嘴,坐在一旁的子涵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就繼續用餐,

看著子涵的表情變化,亞諾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看來,她得跟好閨蜜聊聊才行了。

冬天的夜晚雖然帶著刺骨的冷風,但在杜家露天庭園有兩抹身影坐在造景椅上,

一旁的石桌還擺了一瓶紅酒兩只高腳杯,

「妳別喝太多,不然等一下我要去叫我哥把妳扛回房間,他會生氣的。」子涵用誇張的語氣顯示,她不是在開玩笑的。

被子涵的話逗笑,亞諾放下手中的杯子,「偶爾喝個兩杯,妳哥不會怎樣的啦!」而且她們是在家裡,又不是在外頭。

替自己再倒了些紅酒,輕輕的嘆了口氣,「亞諾,妳真的讓我哥,改變了好多好多。」

轉頭看向曾迷戀的人,她怎麼也沒想到,當初她信誓旦旦要追到手的男人,竟然會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

而這個女人也的確成了她的家人,但卻是她的大嫂,現在她們又像好姐妹一樣,

有時子涵會幫亞諾敷臉,教她怎樣展現女人味,當然每次都會哥哥念,叫她別帶壞亞諾。

之前她們還跟鳳姐一起去逛街,雖然想要的男人沒得手,卻又好像沒損失些什麼,子涵感謝老天爺的安排。

被子涵這麼一說,臉上又染了一層紅暈,「妳和鳳姐都說一樣的話,我哪有這麼好。」

有一回她陪鳳姐泡茶聊天,鳳姐也是這麼對亞諾說,說因為她,子楓的世界變的更加快樂,

他的眼神更柔和了,對家人也多了體貼。

「妳就是有這麼好,才會讓我哥這麼的愛妳呀!」牽起亞諾的手,子涵細細的看著她右手無名指上那個傳承的戒指,

真的只有亞諾,才能配戴這枚見證爸媽愛情的戒指。

回握子涵的手,亞諾輕聲的問,「那妳呢?不去尋找屬於妳的愛情嗎?」

雖然是黑道千金,但子涵真誠坦率的個性卻是亞諾所羨慕的,但亞諾明白一個女孩子最希望的,

就是找到一個了解自己,疼愛自己的男人共渡一生,現在她身邊有了子楓,但她也希望子涵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噘嘴搖頭,子涵拿起紅酒杯輕輕搖晃著,「我杜子涵寧可沒有愛情,也不願意找一個爛人浪費我的青春。」

說著說著喝了一口高腳杯中紅色的液體,「更何況,我之前曾對愛情憧憬過,但…」

只見子涵一臉怨懟的看著眼前的亞諾,然後一口氣將杯中紅酒全喝完。

「呃…」被看的有些心驚膽跳,還特意回過頭看後面是不是還有別人,亞諾很確定,子涵那哀怨的眼神,是送給自己的。

「我曾經很喜歡一個叫琵亞諾的假男人。」一字一句說的再清楚不過,嘟著一雙紅唇,可憐兮兮的看著眼前成為自己大嫂的亞諾。

心裡大喊不妙,亞諾本來只想讓子涵說出心中的煩惱,沒想到卻給自己挖了這麼大一個坑,

而且眼前的子涵似乎很樂意將她推進那個坑的模樣…

「那個…子涵…我…」一時不知該怎麼解釋,亞諾超怕子涵現在的狀態是喝醉了,那她解釋的再多也沒用吧!

眼看亞諾在這種寒冷的天氣中冷汗都快冒出來了,子涵笑著放下高腳杯,伸出手摟著大嫂的手臂,

「唉唷!我是在鬧著妳玩的啦!看妳緊張成這樣,」邊說邊看向後方二樓,「萬一被哥看到了,我就慘了。」

把他的寶貝老婆搞到這樣如坐針氈似的,只怕最後倒楣的會是自己吧!

沒好氣的拍了下子涵的手,「我還以為妳喝醉了,嚇死我了妳…」

聽她說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亞諾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才終於回歸原位。

「在大學時期,我曾跟一個男生交往過,」偏著頭,子涵回想那段過往,「那時我以為我找到真愛,因為那個男生對我真的很好。」

輕嘆口氣,又替自己倒了一杯酒,「但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男生會跟我交往,是因為我黑道的背景,讓他可以跟別人炫耀。」

聽著子涵的敘述,亞諾輕皺眉頭,「怎麼會這樣?妳都不知道嗎?」

「當時我被愛情沖昏頭了,還是我哥提醒我,說他跟青陽在PUB裡看見那個男生跟別的女生約會,還跟同行的朋友提起我。」

想到自己被當成戰利品般,子涵不禁紅了眼眶,當時她還以為哥哥是在反對,和他吵了一架,現在真的覺得自己是笨蛋。

輕輕將子涵摟在懷中,亞諾不捨的拍拍她的背,「都過去了,至少妳看清那個壞男人的真面目,不是嗎?」

靠在亞諾的懷中,子涵的聲音是哽咽的,「我跟他分手的時候,是參加一個朋友家辦的舞會,我質問他是不是劈腿?他竟然

直接承認他喜歡的是別的女生,還說…」忍不住抽泣,子涵的視線因為淚水變的模糊,「還說像我這樣的黑道千金,沒人敢

跟我在一起。」

「太可惡了,誰說黑道千金就遇不到真愛,妳別聽他亂說,我們家子涵是最美麗善良的,一定能遇到比那男人好上一百倍的人。」

要是讓她碰到那個將子涵傷的如此深的男人,她琵亞諾絕計不饒過他。

被亞諾的話逗笑,子涵坐正身體,亞諾趕緊抽衛生紙遞給她。

看著情緒逐漸平復的子涵,「那…吃晚餐的時候,妳在煩惱什麼?」

沒想到亞諾會察覺到她心情不好,子涵先是抬頭看了亞諾一眼,接著從一旁的包包裡拿出請帖。

「我心情不好是因為這個…」邊說邊將請帖放在石桌上。

亞諾拿起那張精緻的請帖,覺得好像在哪看到,很眼熟呢!「這是邀請函?大學同學的?」

「嗯…」點了點頭,子涵臉上難得出現無奈,「是訂婚宴,而且這女方公司在樂園負責餐飲,我們算是合作關係,所以非去不可。」

子涵這麼一說,亞諾這才想到今天在樂園,她拿文件給子楓時,看見他若有所思的看著桌上的,似乎就是跟這一樣的邀請函。

「所以,妳煩惱的是…」她似乎能猜出子涵心煩的原因了。

「人家沒有男朋友,這次出席這場宴會,又要聽別人的冷言冷語了啦!」每次都這樣,尤其是圍在那男人身邊的那幾個花痴,

砲火總是特別猛烈。「而且,那個男的,就是…」

「不會吧!是那個劈腿男?」亞諾見子涵無奈的點了點頭,「世上最好有那麼湊巧的事啦!」

眼見子涵這麼難過,亞諾突然一個彈指…

「那就叫子楓出席就好啦!」試著將子涵的煩惱丟掉,亞諾覺得自己真的是太聰明了。

「我親愛的大嫂…」扳正亞諾的肩,「請問妳什麼時候看過我那個哥哥參加過宴會了?」事情若有這麼簡單,她還需要煩惱嗎?

頭側一邊,認真的想了一下,子楓會參加的,都是一些為了公事的餐聚,而且若非重要的,連出現都不可能。

「有呀!」她想到了…

子涵撥了下頭髮,「我哥偷偷帶妳去參加宴會?」這怎麼可能?他不是巴不得把老婆藏在家裡,

要不是亞諾千拜託萬請求加上一些威脅,基本上連特助這個工作,她那哥哥都希望亞諾能辭掉。

「鳳姐的生日宴呀!」亞諾笑的一臉燦爛,因為那場宴會讓她和子楓有了第一次親密的接觸,雖然是被范小菁推的啦!

肩膀瞬間垮了下來,子涵一臉"這也能算"的表情瞪著亞諾,然後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唉唷…已經這麼晚了,我明天一大早要開會呢!」子涵拿起包包,正要收拾石桌上的紅酒和玻璃杯。

「妳去休息吧!這我來收就好了。」催促子涵進屋休息,亞諾接過她手上的酒杯。

收拾好所有東西,亞諾確認大家都回房休息了才關掉客廳的燈,回房找她親愛的老公。

###########################

「妳剛才說什麼?」目光從筆電螢幕移到亞諾的臉上,子楓懷疑自己剛才聽錯了。「是妳說錯還是我聽錯?」

他的小妻子怎麼會有如此瘋狂的想法?一定是他太累了才產生幻聽。

亞諾認真的搖了搖頭,「你沒聽錯,我也沒說錯,就是我剛才說的那樣,所以明天我要提早下班。」

「不准。」簡單扼要的拒絕,目光繼續在筆電上,子楓看著第二座樂園的設計圖。

一聽見那兩個字,「為什麼?」亞諾兩手撐在桌緣,身體朝子楓方向前傾,「我是真的很想這麼做,你就答應嘛!」

就是知道老公疼她,亞諾才會如此請求,沒想到子楓不答應的這麼乾脆。

焦點依舊在筆電上,「那種場面妳應付不來的。」他光想像就覺得可怕,更何況是不曾身歷其境的她,

想起之前光是一個杜子涵就讓她傷透腦筋,說什麼子楓都不可能讓亞諾去做這種事。

「你又知道我應付不來囉!搞不好我可以呢?」反正那樣的裝扮又不是第一次,雖然結婚後就不曾出現,

但畢竟她之前都是用那種樣貌出現,這次不會有問題的。

這個時候子楓覺得保持沈默是最好的方法,所以索性不搭理他的小妻子,但他料想不到的是,

小女人也是有發火的時候,尤其是用錯方法的這一個瞬間。

下一秒,亞諾氣呼呼的將眼前的筆電往前推,成功的把螢幕蓋上。

亞諾突來的舉動讓子楓先是一愣,抬起頭看著他那滿是怒氣的小妻子,嘆了口氣,背往後一靠,

看來不先解決眼前這隻小獅子,他接下來都不用處理公事了。

「先告訴我,什麼原因讓妳想要這麼做?」要解決問題,就要先了解問題發生的原因,這是他杜子楓向來處理事情的方法。

看子楓終於肯聽她好好說,亞諾略揚起下巴,開始說出她這想法的原因。

在聽完小妻子的理由,「亞諾,妳…是認真的?」知道她是因為在乎才有這樣的想法。

只見亞諾認真的點了點頭,她那個樣子,讓子楓覺得自己似乎把這小女人寵上天了,

十指交叉置於胸前,子楓苦笑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之後,「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聽見老公下達放行指令,亞諾開心的繞過辦公桌,直接坐在子楓大腿上,「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雙手環在他脖子後方,重重的在他臉上印上一個感激的吻。

正當亞諾要離開時,「等一下…」換子楓雙手扣住她的腰,「我勉為其難的答應,就只有這樣?」

犧牲和小妻子獨處的時間就只換來一個臉頰的吻,這也太不划算了。

輕抿著嘴唇,亞諾扭捏不好意思的看了一下辦公室入口,「萬一有人進來…」

順著亞諾的目光看去,子楓打趣的說,「我看他們很習慣呀!」

粉拳羞赧的招呼在子楓胸前,下一秒卻被他握住,「如果沒用印,剛才說的就不算數哦!」

他喜歡看小妻子害羞的樣子,這嬌羞的模樣專屬於他杜子楓。

慢慢的,亞諾主動靠近子楓,粉唇貼上他剛毅的唇上,送上只屬於子楓的溫柔。

正要走進總經理辦公室的Amy看見眼前這一幕,很識相的立即轉身就走,

之後她又在辦公室外遇見幾個要找總經理的同事,Amy連忙阻止他們。

大家早已經見怪不怪,反正這些文件總經理在下班前一定會處理好,半個小時後再來吧!

望向辦公室,Amy想起在服刑的翰昇,雖然當時翰昇對她的態度讓她覺得有些心寒,

但畢竟他們曾經相愛過,總覺得她是時候去看看他了。

 

################################

【請帖】這篇不算結束,接著還會有一篇後續,

至於為何沒有打在同一篇?理由很簡單…就是字太多啦!

等大夥看完下一篇【晚宴】就會明白。

這次我埋了Amy的伏筆,因為接著想寫一篇有關於這位可憐小秘書的腦補文。

為什麼呢?老話一句,因為正劇裡沒交代,所以我只好自行腦補,就是這麼簡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wen68 的頭像
carolwen68

carolwen 心靈角落

carolwen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香米A
  • 可以再來求諾涵配的文嗎0.0
  • 目前沒畫面,
    但如果哪天畫面出現,一定會寫,
    只能這樣回覆你了~

    carolwen68 於 2016/03/02 09:02 回覆

  • jackykids
  • 正劇結束太多沒交待仔細
    想想也不錯,
    因為香米會自行腦補XD

    我就一直想亞諾應該助攻超涵戀
    (不是意外之吻,那招重覆太高)
    雖不是故意的,但讓子涵傷心是事實
    用男諾嗶咚子涵,測試子涵是不是早放下
    藉機測出她的真心話
    她喜歡阿超
    超聽到,
    才真的相信
    他一直只能遠看的子涵小姐是真心喜歡他的

    可惜文筆不好,只能在腦裡想像
  • 超涵的腦補我是沒想到,
    但你所說的我有畫面,
    把所有畫面串連起來,
    或許可以來腦補一篇,
    謝謝你給的靈感唷~

    carolwen68 於 2016/03/02 08: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