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最後一集時,當杜家人走出禮堂,鳳姐對子楓說

"那你現在還不想讓亞諾知道,你已經知道,她是個女生的事了?"

坐在電視機前的我和女兒們,第一個反應就是‥

"What??鳳姐知道亞諾是女生的事?"

當下我快速將所有畫面閃過一遍,到底我忽略掉些什麼…

之後在看杜家拍全家福時發現了一些端倪,在鳳姐親自邀亞諾一起拍照時,

她的表情變化是在一瞬間,而且當亞諾牽著鳳姐就坐時,子楓看了鳳姐一眼,

那表情也有些耐人尋味,所以我腦補的設定就是被媽媽發現的那個晚上,

我想依鳳姐的個性,是不可能把話擱在心裡的,尤其這事關子楓的未來,

因此這篇腦補文誕生,雖然劇已經結束,也無從得知鳳姐究竟是怎麼知道的。

真的是子楓說的?還是鳳姐跟光柱訴說煩惱時,光柱告訴她的?

還是鳳姐自己發現的?正所謂戲裡不給,我就自己腦補…

以下正文開始,各位看看就好,別太認真唷~

################################

 

靠坐在客廳沙發上,一旁放置著剛結束通話的手機,回想剛才的通話內容,

現在這整屋子的安靜讓鳳姐愈想愈煩亂,

剛才和她通話的,正是刑天,他先問問大哥的近況,才說出今天特地打電話給鳳姐的原因。

「嫂子呀!不知道妳有沒有發現,子楓和亞諾這兩個孩子…」一時不知怎麼說出口,

其實那天在店裡吃完火鍋後,刑天就特地找了青陽問這件事,沒想得到的答案竟是…

「他們的確是在交往呀!叔看不出來嗎?」邊在吧台裡專注的沖泡咖啡,青陽沒看到天叔的表情。

「可是,他們兩個大男生…你看了不覺得怪嗎?」不是他思想老派,但這種場景在眼前真實上映,

很少人能馬上接受的吧!更河況子楓的身分特殊。

將咖啡推到天叔面前,青陽輕皺眉,「叔,只要子楓和亞諾是真心相愛的,性別有那麼重要嗎?」

感情是自由的,這句話他曾對子楓說過,不管陪伴子楓身邊的人是誰,只要他的兄弟幸福快樂,

他衛青陽是絕對支持,更河況,現在事情變的簡單多了,嘴角有抹不易察覺的神秘笑容。

但不知情的鳳姐會極力反對嗎?他和子楓曾聊過這個問題,現在看叔的反應,只怕叔會跟鳳姐說這件事吧!

正如青陽所想,這些天下來,刑天愈想愈不對,總覺得要好好跟嫂子說一下這件事,所以他拿起手機撥打了這通電話。

在聽完刑天述說著當天咖啡廳裡的情形,鳳姐手支著額頭,

她沒忘記子涵對她說的話,而她也是真心覺得亞諾這孩子很有她的緣,想讓他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但,應該是以女婿的身份而不是媳婦呀!

就在鳳姐愈想愈混亂的時候,大門門把轉動的聲音引起她的注意,一抬頭就看見子楓進門脫鞋。

「媽…怎麼還沒睡?」換上室內拖鞋,子楓發現鳳姐臉色不太對勁,「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將車鑰匙放在桌上,子楓在鳳姐身邊坐下,「是準備晚餐太累了嗎?」

「我沒事…」拍了拍子楓的手,鳳姐看著這個從小帶大的孩子,「子楓,你…是不是很喜歡亞諾?」

與其自己胡亂瞎猜,不如好好的和兒子聊聊,「我說的,不是哥們的那種喜歡哦!」

心裡有底鳳姐要跟自己說什麼,子楓堅定的點了點頭,「對,我很喜歡他,應該說,我很愛他。」

手撫著胸口倒抽了口氣,沒想到子楓會如此坦誠,鳳姐皺起眉頭,擔憂的看著兒子。

知道媽媽在煩惱些什麼,子楓只是對鳳姐笑了笑。

「媽,亞諾在我身邊,我是真的很快樂,他的善良貼心,總是設身處地的為我著想,我對他是認真的。」

鳳姐輕嘆了口氣搖頭,「我不是那種古板的人,如果你們在一起能幸福快樂,我一定接受,但…」

握住兒子的手,鳳姐表情嚴肅,「你有想過外界的眼光嗎?」回想起那時炒的沸沸揚揚的八卦,

「還有,你身為扛霸子,底下的人會怎麼想?」不是她要庸人自擾,而是那些言論太可怕。

「就算你受的了,但亞諾呢?」

看著鳳姐一心為自己和亞諾著想,不只擔心他,也擔心他所愛的人,子楓笑了。

面對子楓的笑而不答,鳳姐有些著急,「還有,就算你們在一起了,那…你打算去領養一個孩子嗎?」

不是她多想,而是她不得不想,依子楓的個性,在他決定跟亞諾交往時,搞不好這些問題都想好了。

搖頭,子楓看著鳳姐的臉,認真的回答,「我和亞諾不會領養小孩,我們會有自己的孩子。」

「蛤…」聽見子楓的話,鳳姐一臉茫然,突然想起前一陣子看見男人也能生小孩的新聞,

「我知道現在醫學很進步,但生孩子這種事,還是要一男一女呀!」她這兒子是怎麼了?

每天打理樂園的事,忙到讓他連這種基本常識都忘了嗎?

「我知道要一男一女,所以才說我和亞諾會有自己的小孩。」還以為自己的暗示夠明顯,

敢情媽媽是被他和亞諾在房裡親吻的畫面嚇到了?

狐疑的眼神打量著子楓,鳳姐身體略微向後,「你們誰打算去變性嗎?」

再認真的想了一下,哪裡怪怪的?「不對呀!就算變了性,還是生不出小孩呀!」

怎麼想都覺得奇怪,「難道現在醫學有進步到這種程度?」

閉眼,突然覺得有點頭痛,子楓手撫著額頭,笑了出聲,趕緊打斷鳳姐的胡思亂想,

「媽…這怎麼可能啦!」

虧她想的出來。真是服了他這可愛的媽媽。

「那你又說你們會有自己的小孩,可是你們兩個都是男的,你告訴我,小孩怎麼…」

定格,鳳姐仔細推敲著子楓剛才說的話,眼睛瞇了一半,「不會吧!亞諾他是…」

子楓這是在暗示她嗎?雖然亞諾長的很清秀,但這怎麼可能…

背靠在沙發椅背上,子楓臉上有著耐人尋味的笑,「媽,妳還記得亞諾那個神秘的妹妹嗎?」

「記得呀!」怎麼可能忘記,上回在樂園,她不是才當面問過亞諾,「亞琪她不是又出國了嗎?」

原本鳳姐所想的是,如果子涵可以嫁給亞諾,而子楓把亞琪娶進門,那一切就非常完美了,

但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完全偏離,還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媽不會覺得奇怪嗎?為什麼他們兄妹兩從不曾一起出現過。」手環在胸前,子楓看向鳳姐,

「上回妳要幫亞琪接風,我也約了亞諾,但他就是一直在找理由回絕。」

現在回想起來,那次不只亞諾破綻百出,就連幫她護航的楚哲瑞也是,怎麼那時他怎麼沒想到呢?

「我有聽說雙胞胎有心電感應,但雙胞胎都一樣用哪隻手拿筷子的這件事…」

這麼一說,鳳姐開始回想,亞諾是用左手拿筷子沒錯,至於亞琪…那天她來家裡吃飯…

「亞諾和亞琪都是左撇子…」而子楓說的也沒錯,這兩兄妹好像很不熟似的,每次問起亞琪,

亞諾總是唬噥帶過,也很少聽他提到妹妹的事。

「上回妳和子涵去香港,我曾去亞諾家住過一晚,亞諾是說亞琪去范小姐家住了,但我卻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

有時候保留一些回憶是很棒的事,但那些往往也會變成露出破綻的證據。

皺眉,鳳姐好奇的等著子楓解答。

「琵家的全家福裡,都只有三個人,亞琪的身影,完全沒有出現在那些照片裡,而且…」

子楓想起讓亞諾驚慌失措的那幅倒數日曆…

「他們家有個倒數日曆,亞諾的說法是,那是在倒數妹妹回國的日期。」

手指輕撫著下巴,子楓點了點頭,「我推算過了,那天剛好是亞諾的26歲生日。」

好像有點頭緒,鳳姐不是很確定的開口,「你這是在告訴我,亞諾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孩子?」

「沒錯‥亞諾的確是個女生。」子楓坐直身體,看著鳳姐一臉疑惑。

「而且上回我去找獸醫院找楚哲瑞,親耳聽見亞諾承認自己是女生。」

若沒有確切的證據,他也無法相信,以為自己愛上的是個男人,而且還是自己的結拜兄弟,

但經過那一次,他確定了,雖然如此,子楓也不急著要亞諾的解釋,他有耐心等她自己來坦白這件事。

「天哪!」事情突然有了轉折,鳳姐摀著嘴,有點不可置信,但細細回想遇上亞諾後,

「難怪她會拒絕子涵的追求,難怪當初要你們結拜,她會面有難色…但她一個好好的女孩子,為什麼要…」

無解的搖頭,但子楓想起他們去騎重機那天晚上在公園裡,亞諾說的那一番話…

「這個秘密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一種束縛,而是一種責任…」子楓重覆了這段話,

「我想…這應該跟她必須裝扮成男生有關吧!」看著鳳姐,子楓笑了笑。

「唉呀!那剛才在你房裡,我突然出現,那時我的態度會不會嚇到亞諾啦!」在很明確的知道這件事後,

鳳姐又開始擔心,「萬一亞諾太在意我的態度,要跟你分手的話…那…」

「這個妳就別煩惱了,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他們彼此確定了心意,子楓就不會輕意放手。

就如他曾對亞諾說的,「如果你是女人的話,我應該會喜歡你,而且開始追求你。」那些不是玩笑話,

他杜子楓是認真的,要遇見一個相知相惜,陪伴在他身邊面對一切的女人,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懸著的一顆心放下,鳳姐終於露出笑容,「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要告訴亞諾這件事嗎?」

搖頭,子楓將手腕上的錶拿下,「我想陪著她守護這個秘密,而且我希望她能親自告訴我,她是女生。」

明白子楓的想法,鳳姐點了點頭,「那我就配合你,假裝不知道亞諾是女生的這件事。」

將客廳的燈關上,他們各自回房休息,鳳姐已經開始想像,子楓和亞諾結婚後,這個家會有多幸福。

才剛回到房間,子楓的手機響起,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按下通話鍵…「青陽,這麼晚找我什麼事?」

「我看見叔打電話給鳳姐,在討論你和亞諾的事,怎樣…鳳姐有問起嗎?」

當時他送排骨湯給娜娜,下樓時正好看見天叔在講電話,內容就是前幾天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情形。

青陽有點擔心,所以才撥了這通電話確認。

坐在床邊,子楓嘴角揚起一抹微笑,「放心,我都跟鳳姐說了。」

從小到大鳳姐把自己當親生兒子一樣疼著,說什麼他都不能讓媽媽擔心。

果然如他猜測的一樣,青陽點了點頭,「早點讓鳳姐知道這件事也好。」

這兩個人一放閃,是沒有在客氣的,光是想到那天吃火鍋時,天叔和娜娜被嚇傻的模樣,

青陽就忍不住笑著搖頭,只不過他已經答應子楓保守這個秘密,什麼時候要讓天叔和娜娜知道,

全由子楓做決定,青陽只能配合他。

######################

在子楓的安排之下,他和子涵帶鳳姐來到那間婚紗公司,亞諾一大早就去接杜光柱到婚紗店換禮服,

當鳳姐看見那件別緻的婚紗,之後光柱突然出現,這一切的驚喜讓她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尤其是當鳳姐知道今天的這一切是子楓細心的安排,連這件婚紗都是亞諾特別為她挑的。

想起和子楓約定好要保守秘密,鳳姐整理好心情才面對亞諾。「謝謝你,亞諾。」

「不客氣。」原本擔心鳳姐知道婚紗是自己挑的會不開心,畢竟那天晚上才被鳳姐撞見她和子楓在房裡親密的舉動,

亞諾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但在聽見鳳姐的道謝,這才讓她鬆了口氣。

看著杜伯伯和鳳姐幸福的樣子,亞諾有些感動的看著子楓,人生能遇到一個互相扶持,攜手共渡一生的人,

這就是難能可貴的幸福,就如同眼前的杜伯伯和鳳姐,

就算杜伯伯什麼都忘了,但他們之間的愛情不會因為遺忘而消失不見。

拍攝完光柱和鳳姐的婚紗照,鳳姐提議拍張全家福留念,在她看見獨自站在角落看著他們的亞諾,

鳳姐來到亞諾面前,「一起來拍照吧!」

看著眼前這個為了守護秘密,必須將自己偽裝起來的女孩,想起亞琪的美麗端裝,鳳姐突然心疼起亞諾來。

而鳳姐突來的邀約,讓亞諾有些反應不過來,「不用啦!這是你們的全家福。」

只見鳳姐牽起亞諾的手,「就是因為是全家福,所以你要一起來。」給亞諾一個真心的微笑,

「因為你也是我們的家人哪!」

不明白鳳姐為何突然轉變這麼大,鳳姐的話確實溫暖了亞諾的心,開心的點了點頭。

在和樂的氣氛下,他們拍下這張意義非凡的全家福。

拍攝完全家福的隔天早上,鳳姐準備好早餐,而子楓和子涵也陸續出現,

「媽,昨天那件婚紗,妳知道亞諾是怎麼幫妳挑的嗎?」笑的一臉神秘,子楓拿著手機,似乎在找照片。

鳳姐搖了搖頭,但臉上滿是笑意,「我只知道那件婚紗真的好美,亞諾的眼光真好。」

就連子涵都好奇,「哥,你怎麼會找亞諾去挑媽的婚紗,不過…他的眼光真的很不錯耶!」

將手機螢幕面向鳳姐和子涵,「喏…很美吧!」瞧他一臉得意。

這張照片是亞諾在幫鳳姐試婚紗時,子楓再三保證不會讓照片外流,亞諾才勉為其難的讓他拍下的照片。

跟媽媽坦承亞諾是女生的那晚,子楓沒立即將照片給鳳姐看,

就是怕她會發現自己的計畫,既然現在婚紗照拍了,全家福也拍了,這張神秘的照片就可以公開亮相了。

緊盯著照片裡的人,子涵一臉驚呆,「這…這是亞諾?他…他怎麼會…」被照片嚇到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這不是昨天我穿的那件婚紗嗎?亞諾穿起來好美。」鳳姐訝異的看著照片裡穿著婚紗,一臉嬌羞模樣的亞諾,

這下她真的可以確定,亞諾是個女孩子,看看她那身形,還有那模樣,之前怎麼都沒發現呢?

「等一下…」沒忽略掉鳳姐的反應,子涵似乎察覺到,有些事是她不知道的,「你們不要告訴我,亞諾不是男的。」

哥哥手機照片裡的亞諾,雖然是俐落短髮,但卻充滿著女人味。

雙手撐在餐桌上,子涵一股腦的站了起來,「我之前深深迷戀的,是個女人?」不會吧!

對著子涵點了點頭,子楓非常肯定的回答,「亞諾是女生。」

不可置信的坐回椅子上,「所以…亞諾是女生?」這個事實似乎帶給子涵不小的打擊,只見她一再重覆。

突然一愣,她想起那次去露營,她原本策劃的那件事,「Oh~my god…還好露營那天晚上我喝醉了,」

子涵完全不敢想像,萬一她沒喝醉,然後就這麼摸進亞諾的帳篷,然後…那不就尷尬到爆了。

「那…亞諾為什麼要假扮成男生?」好好的女孩子不當,把自己弄的像男生一樣,是她才做不到呢!

子楓聳了聳肩,「我沒讓亞諾知道,我發現她的秘密,所以我也不知道…對了…」手突然指向子涵,

「在亞諾面前,什麼都別問,別讓她發現這件事。」如果沒交代,只怕子涵見到亞諾,馬上把她當好姐妹對待了。

明白的揮了揮手,「知道啦!」子涵拿起盤子裡的吐司,「原來亞諾是女生呀!真不可思議。」

這下好啦!原來她的白馬王子,真正的身分是哥哥的灰姑娘,手撐著下巴,看著哥哥盯著手機照片的模樣。

慶幸自己那麼早就放手,也很開心哥哥的身邊有個她陪伴著。

子涵臉上那淡淡的笑容看在鳳姐眼裡,雖然事情發展不是她預期的那樣,

但從女婿變成媳婦,而且還是個如此貼心的女孩,這也不錯呀!

 

##############################

終於,我把這篇寫出來了,嚴重感冒的我還以為腦補的畫面會被感冒病毒侵佔,

但我自己終於證實,腦補似乎跟感冒無關,但寫完這篇,的確有種全身無力的感覺。

在愛上哥們這部戲裡,最讓我意想不到的角色,應該就是鳳姐了,

原本以為發現子楓和亞諾的戀情時,鳳姐會極力反對,甚至會為了拆散他們去做些什麼事。

還好,那種撒狗血的劇情沒出現,只能說陳導太強大,我佩服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wen68 的頭像
carolwen68

carolwen 心靈角落

carolwen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九恩
  • 是啊!還以為劇情中會安排「傳統的」人來阻止杜琵戀呢!
    此劇的編劇被眾香米、哥粉逼到.......應該會休息個把月,好好的喘息吧~

    (希望3/19能搶到票)
    (希望3/19兩人都能出席,外加其他的角色也來,就更好了)
  • 真心覺得把編劇逼到牆角的,應該是陳導了吧!
    整個劇情走向跟大綱完全連接不起來,
    不過幸好沒朝大綱方向走,不然會很可怕吧!

    3/19我不能去~"~

    carolwen68 於 2016/03/03 13:33 回覆

  • 悄悄話
  • anbr
  • 有這段腦補看起來才覺得劇情合理阿~
  • 當我看到最後一集,鳳姐跟子楓說那段話時,
    整個超傻眼,因為之前看正劇都沒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真心覺得應該要有這一段,所以我才開始腦補,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樣子,但腦補無罪,
    自己開心最重要嘛!

    carolwen68 於 2016/03/03 18:19 回覆

  • jackykids
  • 這段補的好

    杜爸是因為自己發現諾是女的
    所以才沒什麼大反應 可以理解

    而鳳姐接受的時間也太短了
    如果有個小小事件出現
    (諾出車禍後之類的)
    知道他們是真心相愛,才接受 還比較合理
    天叔也只是一個驚訝表情帶過去

    我只好想……因為這部戲就是愛愛愛
    所以沒有任何狗血可以擋住粉紅肚皮放閃
    合理化
  • 因為戲裡子楓和亞諾的戀情並沒有遇到太多阻礙,我不想破壞這點去寫灑狗血的劇情,所以腦補話面都跟正劇連接的起來,只是我比較不擅長寫閃瞎人的橋段,所以我的腦補小劇場裡,都是淡淡的小甜蜜~

    carolwen68 於 2016/03/04 19:52 回覆

  • s1242691325
  • 今天才看到這篇,雖然劇以結束,但還是很有感覺,很有畫面。鳳姐和子涵在這樣的狀況下知道諾是女生,整個劇情起來才合情合理,有連貫性,原本的編排實在結束的過於草率ㄌ。
  • 戲裡沒有我才能腦補呀!

    carolwen68 於 2016/03/21 17:26 回覆

  • 琴
  • 清明節長假才可以賴在網路上,看到版主這篇真的超愛的,看正劇時,我一直期待杜家人知的諾身份的反應,竟然沒演,最後到彩蛋時都想砸電視了,如果戲中交待到這一段就非常完美了,其實可以在杜家喝餛飩湯時用幾分鐘帶過,,就不會覺得後來求婚非常突兀了!
  • Joy
  • 真的後面趕高鐵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雖然杜琵鑽石般戀愛閃瞎眾人、無堅可摧
    但這部戲的每個人、每條線我們都愛啊~
    更何況是女諾這個最重要的梗...
    還是謝謝妳的腦補幫我補起來這一段!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